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68文学 > 其他类型 > 沈幼青傅霁礼小说

沈幼青傅霁礼小说

沈幼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屋内只剩死一般的寂静,沈幼青好像被全世界抛弃。像一个落幕的小丑。只要对上孙梦瑶,她好像没有任何胜算。忽得,鼻子猛地流出血,‘啪嗒’落在地上,跟婚纱一样鲜艳的红色。

主角:沈幼青傅霁礼   更新:2023-08-30 15: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幼青傅霁礼的其他类型小说《沈幼青傅霁礼小说》,由网络作家“沈幼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屋内只剩死一般的寂静,沈幼青好像被全世界抛弃。像一个落幕的小丑。只要对上孙梦瑶,她好像没有任何胜算。忽得,鼻子猛地流出血,‘啪嗒’落在地上,跟婚纱一样鲜艳的红色。

《沈幼青傅霁礼小说》精彩片段

入夜。

沈幼青试穿着红色婚纱,明天她就要和相恋七年的傅霁礼结婚了。

她正满心期待推门去找傅霁礼,不料,刚走到门边,却听见‘嘭’的一声,一向优雅的母亲,神色焦灼冲了进来。

一把抓住她的手:“星洛,你先别结婚,让霁礼去陪陪你妹妹好不好?梦瑶有抑郁症,她知道你们要结婚的消息,病更重了……就算妈求你了!”

轰然一下,如同冰水浇头,把沈幼青的喜悦灭的一干二净。

“妈!霁礼是外科医生又不是心理医生,孙梦瑶发病,为什么要让霁礼去?”

越说,她越觉得荒谬:“自从孙梦瑶来到我们家,我就一直让步,是不是我的一切只要她想要,你们都要我牺牲?”

沈母愧疚别开眼,嘴上却依旧说:“梦瑶的抑郁症这真的很严重,她一直在自残,妈妈答应你,只要她病情好转,就让傅霁礼回来跟你结婚好不好?”

沈幼青只觉得心头又被捅了一刀。

还不等她缓过来,门外就又冲进来一人。

是她的哥哥,沈宽。

高大的男人,一开口就是训骂:“星洛,你能不能大度一点!我们是一家人,梦瑶好好活着难道不好吗?”

“你可别忘了,你欠梦瑶一条命!”

沈幼青踉跄一步,如同被大山压住胸口,难以呼吸。

15岁那年,司机老孙送她上学发生车祸,为了救她死去,孙梦瑶是老孙唯一的女儿,沈家便把她接来照顾。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孙梦瑶一来,她的世界都变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一和孙梦瑶对上,就是她不懂事,她就得让步。

让衣服,让房间,让父母,还有……

指尖狠狠掐紧手心,沈幼青死死盯着眼前两位逼自己的血脉亲人,一字一句拒绝——

“我欠孙梦瑶的命,一年前已经挖了颗肾脏给她,现在……我绝不会把未来的丈夫也让给她!”

话落,傅霁礼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的神色晦暗不明,身上还穿着明天要结婚的西服。

四目相对,沈幼青看出他眉间藏着的犹豫,心头刹那咯噔,下意识冲过去,求救般拉着男人的手。

“霁礼,你快跟他们说,明天是我们的婚礼会如期举行的,对吗?”

“星洛,梦瑶这一次真的病的很严重……”

沈幼青不自觉用力握紧傅霁礼的手,她望着这个曾经说最爱她的男人,眼中一遍一遍祈求。

最后,男人还是一点点推开她:“等我回来。”

他们三个人着急忙慌地离开。

屋内只剩死一般的寂静,沈幼青好像被全世界抛弃。

像一个落幕的小丑。

只要对上孙梦瑶,她好像没有任何胜算。

忽得,鼻子猛地流出血,‘啪嗒’落在地上,跟婚纱一样鲜艳的红色。

她慌忙拉开抽屉,可抽屉里没有纸巾,映目是一份刺眼的癌症报告单。

一阵心绞逼得她难以呼吸,她凝着手中的血迹,悲凉呢喃:“傅霁礼,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时间能够等你。”



一夜难眠。

第二天早上,沈幼青手机开机后,才发现家族群有99+红点。

原来,母亲已经替她通知了所有亲朋好友,明天不必赴约,婚礼取消了。

而傅霁礼,也通知了男方亲属,婚礼改期。

作为新娘的她,最后一个知道。

她满眼空洞坐在床头,摸着床上的婚纱,还记得傅霁礼把婚纱带给她时的温柔——

“星洛,这是我邀请米兰婚纱大师给你定制的独属婚纱,全世界独一无二,代表我对你永恒不变的心意。”

这时,卧室门忽然被推开。

沈幼青抬头,就撞进傅霁礼愧疚的眼:“星洛,对不起……”

她站起来,以为他这是要解释为什么推迟婚礼,可下一秒,却见他一把抱起床上的婚纱。

沈幼青眉心一跳:“你拿婚纱做什么?”

傅霁礼抬头:“我要拿给梦瑶,她说很遗憾没能看见你穿婚纱的样子,所以想看看你的婚纱弥补这个遗憾。”

他说完就要走。

沈幼青颤抖拉住人,强忍着心头翻滚的情绪:“我的婚纱你拿去给孙梦瑶,你是怎么想的?”

“傅霁礼,现在被退婚的是我,需要安慰的是我,你就一点都不心疼我?你真的还爱我吗?”

傅霁礼转过身,搂过人,声音一如既往温柔:“胡说什么,没退婚,只是推迟举行而已。”

“梦瑶是个病人,需要照顾,你别多想。”

沈幼青抬头,清晰看到男人眼里的怜惜,话到了嘴边。

真的只是病人吗?

但还不等她问出口,傅霁礼已经匆匆离开。

沈幼青又一次被留下。

好像从15岁开始,她就一直一个人。

她的爸妈,哥哥,现在是傅霁礼,都在被孙梦瑶一点点抢走。

他们理所当然偏向孙梦瑶,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

就像是一年前,孙梦瑶因为尿毒症需要透析换肾的时候,全家人都被要求去做配型。

她原本在沈家已经活成了隐形人,但在配型结果出来那天,母亲和哥哥破天荒地没有在医院陪着孙梦瑶,而是在家为她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自从孙梦瑶来到家里之后,她再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受宠若惊。

可她还没动筷,母亲就迫不及待要求:“星洛,配型结果出来了……你和梦瑶是相符的,只要你割一个肾给梦瑶,她就能活下来。”

她只是犹豫一秒,沈宽又旧事重提:“星洛,你别忘了,当初要不是孙叔叔为你挡了一劫,你已经死了,你应该知恩图报……”

那一刻,她彻底明白。

在沈家,如果孙梦瑶想要她死,家人是真的要她的命。

她近乎绝望,最后哀求:“我捐了这颗肾,以后可不可以不再让我把我的东西让给孙梦瑶了?”

“好!妈答应你。”

狂风呼啸,拍打开沈家的窗户,把沈幼青从回忆中砸醒。

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可她却依旧觉得窒息。

沈家的每一个地方,都充斥着她给孙梦瑶让这让那的记忆……

忍着不适和痛楚,她回到了和傅霁礼的小家。

她坐在沙发上等他,可从早等到晚,傅霁礼都没有回来。

身体的疼痛感一阵比一阵强,她蜷缩在沙发上,恍然记起有次高烧,傅霁礼从外地连夜赶回来抱着她——

“病成这样,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只要打电话,无论我在什么地方,我都一定会回来陪你……”

剧痛让她痛到分不清现实和回忆,她下意识摸到手机,颤抖着拨着傅霁礼的号码,像是在找救命稻草。

“嘟——”

只响了一声,电话很快就被掐断!

下一秒,‘叮咚’一声响,手机上书到了一张孙梦瑶和傅霁礼的亲密合照!



合照里,傅霁礼亲密抱着孙梦瑶,笑得眉目舒展,神情放松。

沈幼青看着照片,心头刺痛。

哪怕知道,这是孙梦瑶拿着傅霁礼手机发来的。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发了。

这些年,孙梦瑶对她的挑衅从来没断过,只有在她面前,孙梦瑶才会展示出最恶毒的嘴脸——

孙梦瑶来到沈家的第一个月,就故意吃芒果过敏陷害她,那次,一直拿她当宝贝疼的哥哥,第一次打了她——

“沈幼青,你竟然谋害你的救命恩人,你还是个人吗?”

从那以后,恶毒成了她的代名词。

直到考上大学,离开沈家,她的生活才步入正轨,遇见傅霁礼,被他高调追求,有次落水,他不要命的救她。

同学都调侃,如果有一天她死了,傅霁礼下一秒就会殉情。

就是傅霁礼的这份爱给了她底气,三年前,她第一次带他回沈家,见到孙梦瑶眼中熟悉的觊觎时,她没在意。

可短短三年,一切好像又变了……

曾经割肾留下的伤,好像又痛起来。

她到底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他们给她的承诺,都不算数?

忍着痛,她又拨了母亲的号码。

可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就不耐烦数落:“梦瑶的状态好不容易稳定,你就不要再打电话过来刺激她了。”

说完,沈母就挂断电话。

沈幼青看着黑屏的电话,差点握不稳手机。

明明受伤的是自己,为什么他们总能以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要求她?

如果一而再的退让,只能换来这些,那她都快要死了,为什么还要让?

她忍着痛开车去了医院。

很快,找到了孙梦瑶的病房。

隔着玻璃窗,她看到自己的亲生母亲,正一脸慈爱地为孙梦瑶削苹果。

而沈宽还有傅霁礼正陪着孙梦瑶打游戏,孙梦瑶笑得可甜了:“哥哥,霁礼,快保护我呀!”

沈幼青强忍着不适,推门走了进去。

孙梦瑶见到她,立马变脸扔下手机,缠住傅霁礼,红了眼眶求着:“星洛姐,你把霁礼让给我好不好?”

话落,病房里一片死寂。

沈母和沈宽依旧在做自己的事,无人训斥孙梦瑶不要脸抢别人老公。

只有傅霁礼抬头看了沈幼青一眼,眼含愧疚,却任由孙梦瑶抱着,一动不动。

沈幼青气笑了,她死死盯着傅霁礼,满眼失望:“傅霁礼,我们完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傅霁礼这才慌了起来,推开孙梦瑶追出门,在走廊上拉住沈幼青胳膊:“星洛,你别生气,我和梦瑶没什么,她只是抑郁症很严重,需要人陪。”

“我本来想待会就回家陪你的……”

沈幼青却一把甩开他:“傅霁礼,你当我是傻子吗?”

她盯着傅霁礼的眼睛,看着他眼里的慌张,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可悲还是可笑。

“傅霁礼,去年我给孙梦瑶捐肾修养那段时间,你说家里没有医院条件好,要我在医院调养,可你却三天两头不来医院看我……”

“有一次,我偶然调了家里看宠物的监控,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傅霁礼面色骤然发白,伸出手抱住沈幼青。

“你听我解释,是你妈说梦瑶因为我而抑郁症加重,所以我才把她接回我们家修养,我和她什么也没做……”

“是啊,你们什么都没做!”

沈幼青徒然打断,她一把推开男人,心口几乎要被激烈的爱恨冲断。

“可你却一边跟我说着工作忙,一边给孙梦瑶做饭,洗衣……甚至你在沙发浅睡,她偷亲你的时候,你都没有推开她!”

“星洛,我们已经要结婚了。”

“我本来不想戳破这一切,可你们实在欺人太甚!”

两人的话同时落音,沈幼青盯着傅霁礼,一字一句下通牒:“今天,我和孙梦瑶,你只能选一个。”

傅霁礼怔住:“我……”

话没说完,病房里传来‘砰’的巨响——

沈幼青侧头一看,就见孙梦瑶疯了般将头撞在墙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