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68文学 > 美文同人 > 双面宠爱

双面宠爱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七年后再相遇,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寝了。...

主角:   更新:2023-08-08 06: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双面宠爱》,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七年后再相遇,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寝了。...

《双面宠爱》精彩片段


同学聚会,老师组织野营,霍染本来不想去的,胆实在推脱不掉老师的盛情邀约,只好去了。
结果没有想到,消失了七年的前男友秦楚居然也来了!
好在人多,大家分两个桌子吃饭,席间,霍染一直低头喝酒,恨不得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秦楚如同众星捧月一般,所有的人都围着他让他抽不开身,吃饭的全程,两个人都没有一次的视线交汇。
直到众人散场,霍染才终于松了口气,却发现自己刚刚因为注意力不在酒桌上,所以来者不拒,这时候,已经醉意上头了……
她跌跌撞撞的找自己和闺蜜的18号帐篷,结果眼花,走进了13号帐篷。
刚一推开门,一个炙烈的身躯就贴了上来,撩拨的指部动作,很快的将霍染点燃……
霍染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绵长,还有些羞答答的梦。
天亮,霍染睁开了眼睛,梦中那光滑的裸背瞬间放大在自己的面前,惊的霍染直接一屁股坐了起来。
看着那优美的线条,展翅欲飞的肩胛骨,还有精壮的小臂。
霍染的脑袋吓得嗡嗡作响。
什么情况,她昨晚不是和自己闺蜜睡的吗,怎么一觉起来身边变成了一个男人?这人是谁?!
霍染看向男人白皙的脊背,那几道突兀的红痕,让她脸红的都快要滴出血,她正想要看看这男人长什么样的时候,却看见男人脖子上挂着一条眼熟的编织绳……
霍染瞬间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浑身麻痹,因为这条绳链是她在七年前亲手编的,然后送给了秦楚。
当时他还嫌弃真丑,可他居然一直戴到了现在……
霍染盯着那条编织链出神,很多很多的记忆涌了上来,让她喉咙里酸涩的不是滋味。
没有想到,七年,她居然和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以这种方式产生了交集。
但是,一切已经回不去了,再多的交集,都没有任何得意义,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反正昨晚围着他的人这么多,他估计根本就没有看见她!
想到这里,霍染慌忙的掀开被子,偷偷穿上了衣服,然后跑出营帐,和姚老师说明了情况,便一个人匆匆离开了。
离开之前,她还特地嘱咐姚老师,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她昨天晚上就已经回家了!
铃铃——
营帐里,男人的电话响了。
男人蹙了蹙眉头,睁开了狭长的眼睛,冷空气从没有关紧的门缝里吹进来,身边的被窝是温热的,像是刚刚有人躺过。
男人仔细回忆着昨夜,一个模糊的,曼妙的身影,在眼前模糊的浮现着,她的唇软的要命,可是五官,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就在秦楚回忆的时候,门开了。
一股男人身上独有的冷香扑进鼻息,刘思颖端着早餐站在门外,一时间有些意乱情迷,尤其在看到秦楚那堪称完美的身材后,更是心脏如同小鹿乱撞。
她从高中的时候就暗恋秦楚,如果不是被霍染那个心机girl抢占了先机,她早就和秦楚在一起了。
昨晚她故意喝多,想要睡了秦楚,结果那几个男同学也不知道怎么办事的,还是得自己来!
想到这里,刘思颖甜甜的一笑,说道:“秦男神,你现在应该饿了吧?”
秦楚的眉头蹙的更深了,想到昨天晚上刘思颖对自己积极的样子,音色微沙,厌恶的问道:“昨夜的人……是你?”


霍染坐在出租车上,心脏还是没有平复下来,就像是有拳头在砰砰的砸着一般。
手机嗡嗡的震动,她打开手机,发现是自己的闺蜜朱玲玲发来的微信信息。
“染染,你昨晚去哪了?”
“为什么刚刚问姚老师她却说你昨晚就走了,我说我怎么独守了一夜的空房呢!”
“染染,你真不够意思,我们都多久没见了,你不会是被你家医生接走了吧。”
看到最后一条的时候,霍染的心脏忽然仿佛被人用针扎了一下一样,痛的令人发抖。
因为朱玲玲的话提醒了她,她已经是一个有男朋友的人。
发生了这样的事,她要怎么面对宁致远?
她和宁致远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他是一名脑外科实习医生,两人毕业后在一家医院工作。
虽然宁致远并不出众,家庭条件也不好,但至少人品是很不错,对霍染也好,霍染之所以选择了他,就是因为她想找个普通人恋爱,结婚,生子,过完平凡的一生,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不想欺骗宁致远,可同时她也清楚的明白,只要她说出实情,她安稳的日子会被打破,她和宁致远之间的感情,会迅速的分崩离析……
她该怎么办?
营地。
刘思颖听到秦楚的话后,愣了一下,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视线扫向秦楚的脖子,看着那青紫的吻痕,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心里虽然妒火中烧,却还是佯装腼腆的微微一笑,嗯了一声。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秦楚那张本来就阴沉的脸,变得更加的晦暗不明,甚至是一片怅然若失。
原来,他睡错了人。
微薄的嘴角带着一抹讽意勾起,想到昨夜篝火前,霍染那暖融融的脸,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七年,她的脸像是一点都没有变,但她的眼神,却再也不再他的身上了,吃饭的时候,他的余光一刻都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胆她却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她和一桌人一直说说笑笑,推杯换盏,以前,她从来滴酒不沾。
看着秦楚那变幻莫测的脸,刘思颖紧张的叫道:“秦男神,你怎么——”
“滚出去。”
说完,秦楚一脚踹上了门,想到昨夜的热烈,那熟悉令人贪恋的味道,浑身的暴躁,现在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只怕她更加不会原谅他……
开了一百万的支票,秦楚走出了帐篷,丢给了还在外面的刘思颖:“以后别来烦我。”
刘思颖一脸的莫名其妙,但是拿到一百万还是很开心的,可是一想到昨晚秦楚应该是睡了别的女人,她就嫉妒的发狂,于是踏进帐篷翻找了起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没想到居然从被窝里捡到了一条黑色的编织手链,刘思颖灵机一动,想到自己以前看过的小说,于是戴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霍染坐的车子停在了小区前,霍染付款下车的时候,才发现左手上戴了七年的手链居然丢了。
她连忙在车上找,却没有找到,心里不免有一些失落。
这条手链和秦楚脖子上戴的那条是同款,是他们高中的时候送给彼此的礼物,这么多年,无论霍染有多么恨秦楚,都没有摘下来过,因为这条手链总是能让自己想到自己青葱时期,最纯洁的时光。
可人终究要从回忆里走出来。
想到这里,霍染深深的吐了口气,然后朝自己家走去。
然而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门内传来宁致远和另一个女人嬉笑的声音。
“快收拾收拾,我们得去上班了。”
“哎呀,急什么,我还有点痒痒呢。”
“还痒?来,让哥哥好好给你看看妇科……”


听着两人在屋内的动静。
霍染在门外目瞪口呆了半晌,才将门一把推开。
彼时,那个曾经在她眼里老实善良单纯宁致远,正趴在她们医院的护士何曼的双腿间,做着让人长针眼的举动。
霍染原本内心对宁致远的内疚,忽然变成深深的恶心,他们这样有多久了?
不过这样也好,算是扯平了。
霍染心里很平静,特别的平静,与面对当初秦楚那种撕心裂肺的感情不一样,她居然一点也感觉不到伤心。
宁致远慌慌张张的和何曼分开了,然后对霍染解释着:“染染,对不起,你听我说……”
与他不同的是,何曼慢条斯理的系好纽扣然后站了起来,一把拉过宁致远:“致远,有什么好道歉的,霍染不也是彻夜未归吗?听说,她那个前男友回来了,说不定两人酒逢甘霖,搞了一夜呢!”
何曼话音落下,宁致远直接狠狠的扇了她一个巴掌:“染染不是那样的人,再污蔑染染,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何曼捂着脸,委屈至极,瞪向霍染,却眼尖的在霍染脖子上发现了一枚紫红色的印记。
立马一步上前,一把揪住了霍染的衣领,然后对宁致远邀功似的说道:“呵呵,你好好睁大眼睛,看看你的女神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吧!”
何曼心里不禁得意,还好她和霍染的同学认识,那人说霍染今早上鬼鬼祟祟的走了,她料到她会回来,就故意一直缠着宁致远搞到了现在,没想到,果然有鬼!
宁致远看着霍染脖子上的印记,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走上前去,一把将她的领口撕的更大。
“宁致远,你干什么!”霍染蹙眉叫道,可脖子上得肌肤,已经被宁致远看完了。
他们虽然住在一起三年多,但是因为工作属性,两人从未睡在一起过,就像是拼床的一样。
宁致远曾经试探过,但霍染却以结婚后为借口拒绝了他,这让宁致远心里一直有一个疙瘩,所以在看到这个紫红色的印记之后,他直接疯了。
“霍染,你给我老实说,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宁致远面红耳赤的喊着。
霍染知道有些事情怎么解释都是徒劳,于是淡淡的说道:“就像你看到的这样。”
“你个荡妇!”宁致远激动的骂道:“你怎么这么贱,自己的男朋友不让碰,上赶着被前任免费睡!呵呵,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以为别人会和你复合吗?”
“我那些兄弟说的果然没错,不是处女的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十八岁就不是了,还能指望你是什么贞洁圣女?霍染,你真他妈的脏!
宁致远一脸凶神恶煞的说完,穿起自己的衣服,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就走了。
霍染看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还是他认识的宁致远吗?能在这时候说出这句话,说明他在心里一直芥蒂她是不是处这件事吧。
“致远哥哥等等我!”何曼一边叫道,一边剜了霍染一眼,小跑着跟上宁致远的步伐。
宁致远下楼,开上自己的那辆白色雪佛兰带上何曼一路扬长而去。
车子是他上个月刚提回来的,两个人拿出自己的工资,差不多花了十几万,还一起凑了首付买了房子,原本是打算结婚的,可生活就是这么始料不及,谁能想到一眨眼变成了这样?
难道,她想要个平静的生活,就这么难吗?
霍染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浴室,进了浴室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抱着自己崩溃的哭了起来。
另一边,GK帝国总部。
秦楚半陷在高大的总裁椅里,腿伸直着搭在桌面上,嘴角冷冷的绷着,浑身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刘思颖特地将自己打扮了一下,洗了个花瓣澡,然后一路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前。
噔噔——
秦楚闻声,眉头蹙的更深,连问都不问就说了一句:“滚出去。”
刘思颖气的呼吸一滞,但是手上的手链给了她底气,于是她故意露出手链,一把推开门,学着小说女主的语气,说道:“秦总,你睡了我,难道不该对我负责吗?”
秦楚不耐烦的抬眉,在看到刘思颖手腕上的手链后,眸子却微微一眯,然后直接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把扣住了刘思颖的手腕,拇指仔细的摩挲起来。
刘思颖脸微微一红,佯装出一副羞怯的模样:“秦总,你干什么?请自重。”
秦楚根本没时间理会刘思颖的作逼倒怪,只是脸上积累了一天的愁云一下散去,指尖不由的微微颤抖。
原来他没有睡错人。
昨晚的人……是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