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68文学 > 美文同人 > 一胎三宝:大佬娇妻带崽跑

一胎三宝:大佬娇妻带崽跑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月过后,市中心医院传来婴儿啼哭……什么?!竟是三胎!男人鹰隼的视线盯着桌上的婴儿,指尖捏着她送来的纸条,寥寥数字:“你亲生的!不信去做亲子鉴定!”墨氏公司上下做一团,纷纷发出感叹。“听说了吗?墨总被女朋友甩了,还让墨总养孩子……”“墨总好可怜。”“+1。”……男人阴沉如水的精致面庞带着隐忍的怒气,咬牙切齿:“把她给我抓回来!”...

主角:   更新:2023-08-08 06: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一胎三宝:大佬娇妻带崽跑》,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月过后,市中心医院传来婴儿啼哭……什么?!竟是三胎!男人鹰隼的视线盯着桌上的婴儿,指尖捏着她送来的纸条,寥寥数字:“你亲生的!不信去做亲子鉴定!”墨氏公司上下做一团,纷纷发出感叹。“听说了吗?墨总被女朋友甩了,还让墨总养孩子……”“墨总好可怜。”“+1。”……男人阴沉如水的精致面庞带着隐忍的怒气,咬牙切齿:“把她给我抓回来!”...

《一胎三宝:大佬娇妻带崽跑》精彩片段


热……
好热……
叶浅弓起身子,手指紧握成拳,浑身的燥热席卷而来,令她失去挣扎的力气。
“动作快点!别让人给发现了!”
说话之人声线急促,带着娇软,正是叶浅同父异母的妹妹叶弯弯。
左右两边抓着叶浅的是身材极为魁梧挺拔的男人,一行人动作小心,最后在一间房门处停下。
叶浅意识恍惚,要不是靠着意志力,她早已被这药效给吞噬了,费了些力气咬住后牙槽,叶浅抬起眼,声音是清冷的,可说出口时带着极致的虚弱:“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好意思问我?”
叶弯弯眉目狠厉,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上不复从前的温软,剩下来的唯有刻薄的毒辣。
她伸出手狠狠捏住叶浅的下巴,将人强制性抬起头来,满怀恨意:“叶浅,我的好姐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做的那些事情!你仗着自己叶家千金的身份,嚣张跋扈,无事生非。”
“要不是你在酒宴上口出狂言得罪了王总,害的爸爸投资不成,爸爸才会想把我送去给王总赔罪!”
叶弯弯恨死了叶浅,指尖抑制不住地下了狠劲,很快,叶浅的下颚便出现了一块红印。
“你自己惹出来的事,便自己去解决!”叶弯弯转身,厌恶地擦了擦自己的手,“姐姐,只要你今晚上伺候好了王总,让他消气,咱们叶家这一次的安危就可以度过去了。”
话音落下,叶浅便被人粗暴地推入了房间,身体的绵软无力令她站立不稳,直直倒在了地上。
“不……不是这样的……”
叶浅眼睁睁看着房门被人锁上,心如死灰。
她与叶弯弯多年姐妹情谊,自小她便待叶弯弯如亲妹妹一般,那天在酒宴上也是她无意间听见王总与爸爸商量,提议要爸爸将叶弯弯送给他。
如此要求,岂不是把叶弯弯当做玩物?
叶浅怒不可遏,这才冲上去辱骂了王总。
可现在……
叶浅感觉自己的意识快要模糊,也不知道叶弯弯到底给她下了多重的药,她呼吸急促,身体上的异样逐渐分明,让她快要控制不住。
太热了。
似是身处漫天火海,又似搁浅几近濒临的鱼儿,她大汗淋漓,在这该死的巨网中拼命挣扎。
而下一刻,一只手触上了她的腰身,冰凉如水的触感令此刻的叶浅仿佛得到了救赎,如甘霖降临。
“女人?”
男人的嗓音宛如天籁,低沉好听,简直让人上瘾。
墨夙渊眼底发沉,他今天来帝都国际与人谈一笔生意,却不料被他那个好弟弟墨知白给算计了,他尚且不明白墨知白的意图,如今……倒是懂了一些。
方才饮下的红酒里掺了东西,混合了酒精的作用,墨夙渊已经极力克制,但奈何不住面前女人的糯声与动作,尤其在她碰上他的手后,那副温软如水的身体便似是水蛇一般缠绕了上来。
“给我……”叶浅口齿不清,已经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墨夙渊一到晚上便看不清东西,视线模糊之际,虽不知晓这女人的长相,但他依旧能够辨析出……面前的女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他握紧了手,正想着将人丢出去时,叶浅再次缠绕而上,女人纤细修长的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慢慢抚上男人的手臂。
一刹那,墨夙渊眼底发沉。
“这是你逼我的。”
男人将叶浅打横抱起,天旋地转间叶浅被摔进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水……我想喝水……”叶浅粉唇轻启,她凭着本能摸索,抓紧了身下床单。
墨夙渊俯下身的那一刻,叶浅不管不顾搂住了对方的脖颈,似藤蔓生长,无法割断。
女人无意识的哼声令男人更为冲动,墨夙渊的动作带着沉稳的霸道,令人退无可退,他桎梏着她,似是下着战书,强势得不容置喙。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男人终于餍足睡下。
药效慢慢过去,叶浅的意识也渐渐回归,她睁开眼,便瞧见了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庞。
“啊……”
叶浅在发出尖叫后的一瞬间死死捂住了嘴,所有声音尽数咽下,她不敢置信地盯着眼前熟睡的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艳高过了此刻的惊讶。
男人的脸庞似鬼斧神工造就而成,五官精致地像是造物主的宠儿,长如蝶翼的睫在他的眼睑下形成一层淡淡的阴影,棱角分明的轮廓令人着迷……
他比电视上和报纸上的那些照片更加完美!
叶浅的心跳抑制不住地加速,昨天叶弯弯明明说房间里的是王总,怎么……
她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竟然把墨氏的掌权人给睡了!
传闻墨氏太子爷墨夙渊,手段狠辣,做事雷厉风行,短短几年间便将墨氏发展至全球前三的企业,他的商业能力令人望尘莫及,商场之上的人谈及墨氏皆畏惧不已,不敢轻易得罪。
又传闻墨夙渊冷酷无情,为人霸道且专横,一次酒宴上仅仅是因为一个老总不小心将酒水洒出来溅到他的皮鞋上,次日这家企业便宣称破产,再也无法东山再起。
总而言之,叶浅听过太多关于这个男人的传言,对他的印象只有……墨夙渊是个危险人物,不是她能够得罪的起的。
叶浅的脑子一团乱麻,思来想去后,便只有两个选择摆在她面前。
一,她在这里等着墨夙渊醒过来,跟这个男人说……
“我会对你负责的,你放心。”
叶浅联想了这个画面,最后觉得自己可能会死的很快。
她摆摆手:“不行不行,一个不小心洒了点酒在他鞋上的人都能被他整到破产……那我这种把他欺负了的弱小女人,岂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于是,叶浅几乎当下立断,选择了第二个方案。
趁着墨夙渊还未醒,她溜之大吉。


叶浅轻手轻脚下床,抱起地上的衣服,匆忙逃出了酒店。
正好电话铃声响起,叶浅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高兴地接听:“顾亦寒,正好我有天大的事情找你,你快点来帝都这边,带上家伙来!”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叶浅提前进了酒店旁边的一家咖啡屋,包厢内她对着墙上的镜子左照右照,只见脖颈之下青青紫紫,暧|昧印记一览无余。
“简直禽|兽……”
叶浅暗骂了一声,赶紧把衣领子提起盖住,仔细想来昨晚上那个情况,可能她这边的责任更大,顿时哭丧了脸:“我简直是个禽|兽……”
正在叶浅伤春悲秋之时,包厢门被人推开,顾亦寒带着笔记本电脑走了进来。
“说吧,惹什么事了?又要黑哪个监控?”
顾亦寒是叶浅从小学开始就认识的死党,两人初中高中一直到了大学,或许是因为命中注定的缘分,全是同班。
也因如此,叶浅最信任的朋友就是顾亦寒了。
“知我者,你也。”
叶浅赶紧将电脑打开,素白的指在键盘上熟练地敲击,轻而易举便黑进了帝都酒店的内部网。她将时间调到昨天晚上,眼都不眨一下,把录像全部销毁。
“好了!我终于安心了!”
这下子墨夙渊就没有证据证明昨晚上那个女人是她,也就不能来找叶家的麻烦了!就算对方记得了她的长相……那她也可以来一个死不承认!
“小浅,出什么事了?”
顾亦寒觉得叶浅有些奇怪,上下打量过后更加坚信了这个想法,追问:“你是不是惹了什么麻烦?”
“没有。”叶浅快速否认,引来了顾亦寒愈发狐疑的视线。
叶浅道:“我和弯弯昨天晚上吵架了,现在不想回家,你……收留我几天?”
顾亦寒脸色一变,委婉地拒绝:“孤男寡女,不太好吧?”
话音落下,叶浅一只手臂搭在了顾亦寒的肩膀上,讨好道:“我不让你吃亏,房租电费水费饭钱我照给!”
“叶浅,你矜持一点。”顾亦寒一本正经,俨然一副不为金钱所动的模样。
叶浅伸出手,比了个二:“双倍!”
“成交!”
两人愉快地达成合作,叶浅跟着顾亦寒回家。
顾亦寒住在十二楼层,两人刚出电梯,临近拐弯处时碰见了个熟人,顾亦寒几乎以闪电般的速度将肩膀上叶浅的手臂给挥开,并和叶浅保持了一段安全得不能再安全的距离。
“我……顾亦寒你……”
叶浅猝不及防,险些没给踉跄着扑墙壁上,她正要开口,忽然发现空气之中的氛围很是不对劲。
站在前边的是方柏,是顾亦寒最近正在追求的对象。
“小柏,你怎么来了?”顾亦寒有些后悔答应把叶浅带回家了。
多影响自己的终身大事!
方柏的视线在叶浅身上过了一遍,微笑道:“你们……住在一起啊?那我就不打扰了。”
丢下这句话,方柏逃也似的离开了。
速度之快,顾亦寒都没拦住。
叶浅眨巴了眼,回过头来,小声安慰:“那个……我替你去给方学长解释解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