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68文学 > 美文同人 > 谁主山河

谁主山河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历史的车轮缓缓的走到了崇祯七年,流贼乱起,异族入侵,权贵暴敛无道,大臣结党营私,政事纷乱,民不聊生,延续了200多年的大明王朝垂垂暮已,整个华夏民族将要迎来最黑暗的三百年。\r一个陌生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成为一个普通的大头兵,是逃避?还是坚强的勇敢面对?没有外挂,一切只是依靠着一颗坚强勇敢的心。\r江山依旧,风景如画。\r试问这天下,由谁来主宰这山河?\r-------...

主角:   更新:2023-08-08 05: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谁主山河》,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历史的车轮缓缓的走到了崇祯七年,流贼乱起,异族入侵,权贵暴敛无道,大臣结党营私,政事纷乱,民不聊生,延续了200多年的大明王朝垂垂暮已,整个华夏民族将要迎来最黑暗的三百年。\r一个陌生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成为一个普通的大头兵,是逃避?还是坚强的勇敢面对?没有外挂,一切只是依靠着一颗坚强勇敢的心。\r江山依旧,风景如画。\r试问这天下,由谁来主宰这山河?\r-------...

《谁主山河》精彩片段


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柔和的阳光从云缝中轻巧的探出头来,照在人脸上暖洋洋的,好不舒服。阳光下,一条大河无边无际的大河流向远方,直没入青山的尽头,河畔,一个约莫十四五的小姑娘在轻轻捶打着衣服,偶尔有几滴汗珠从她清秀的脸上划过,她缺顾不得擦拭,偷偷摸摸的像不远处懒洋洋躺在石头上的少年望去,随即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放眼望去,好一派河蟹安详的景象。
周泉北躺在河畔一块光滑的大石上,双眼无神的看向天空,任由微风吹散他散乱的头发,却仍是一动不动。“我草,老天爷这不是玩我么!”泉北愤恨的将中指竖向天空。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奔波挣扎在伟大河蟹新世纪的**丝一族。大学毕业后辛苦打拼几年缺仍是一事无成,在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勉强糊口的工作之后,泉北选择给自己庆祝一下,于是买了两瓶啤酒,半份花生米躲在公园深处的躺椅中尽情宣泄,结果因酒量不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居然天翻地覆。
这是崇祯七年的秋天,北地连年大旱,西北流贼乱起,东北女真人连年犯边,烧杀抢掠,大半个中国民不聊生。崇祯爷空有中兴之志,却无甚霹雳手段,,而历史的进程已经慢慢走进传说中最恐怖的小冰河时期,于是乎天灾人祸,越来越临近末世景象。
泉北这副身躯的原主人也叫周泉北,在泉北醒来之后,他秉承了前世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却已经让泉北缓缓的了解了这个世界。和所有俗套的剧情一样,他娘在生他的时候,正好处在一个大泉水的北面,所以给他取名泉北。现在的这副身躯高大强壮,略通武艺,但性格有些木讷,经常受人欺凌。父亲早亡,家中只有泉北一个男丁,于是子承父业,泉北光荣的成为了大明灵山卫所的一个大头兵。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月了,泉北也慢慢的熟悉了现在的生活。在泉北的记忆里,父亲高大威猛,武艺超群,却不幸在泉北七岁那年离世,只留给泉北一本八卦拳法,据说是曾祖父传下来的。家中只有一个老母亲和一个十五岁的童养媳,在泉北很小的时候,可能是父母担忧这个儿子的将来,特地为这个木讷的儿子准备了个童养媳。如同这个时代所有的军户一样,泉北一家过着清贫无味的生活。然而,来自后世的泉北深深的明白,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你想逃避就可以逃避的开的了,五千年华夏文明即将要面临最黑暗的三百多年。
“也罢!”泉北叹息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自己在前世就是孤身一人,了无牵挂,就算自己在努力下去,终究只能混个温饱罢了,对那过万的房价也是无可奈何,而自己又能改变什么呢!”正如后世网络上流行的哪句话,当某些东西来临的时候,如果你不能反抗,那就尽情的享受吧。
就在泉北胡思乱想之际,一只冰凉的小手轻轻的拉了下他的手,打断了泉北的思绪。“哥哥,奴洗完了,我们回家吧,要不母亲大人要在家里着急了,今日好不容易是哥哥不当值的日子,等回去奴给你做些好吃的。”晶儿柔声说道。
泉北抬头望去,这个可怜的小娘有些腼腆,跟自己说话还要脸红,她穿着青灰色的麻布袍子,看上去有些略大,穿在她瘦小的身躯上显得有些臃肿,她想接近自己但是却有些害怕,想跟自己多说些什么却又有些犹豫,轻巧可爱的小手由于刚刚洗完衣服还有些水珠。
泉北静静的看着晶儿,这个前世本应该在父母怀里享尽宠爱的孩子现在却承担起了自己家庭的重担,而自己堂堂七尺男儿竟跟前世一样,一事无成,庸庸碌碌,难道要这样一直沉沦下去么?就算自己想平静生活,这个世道允许么?那些关外的野猪皮会允许么?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人类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怜悯,一切都市靠实力,古往今来,不外如是。只有更有实力的人,才会掌握着更多的资源,动物世界都市如此,何况是人类呢?要想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下去,只能靠自己,更何况乱世即将来临,自己必须寻出一条活路,就算不为了别人,也要为了自己的母亲和小媳妇,泉北有些坚定的想到。
“晶儿,呵,你想不想吃鱼?”泉北站起身来,轻声说道,有些爱怜的抚摸着晶儿的小脑袋,小姑娘有些慌张,她好像有点不适应木讷的哥哥的突然亲近,她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往后退了一步,没有说话。
泉北有些无语,这个小娘有些太害羞了,却激起了泉北心里那种对亲情的渴望。泉北霸道的将晶儿搂在怀里,低头看着这个才到自己胸口的灵秀小娘,说道,“晶儿,在这等着,哥去给你抓鱼吃,今天咱们要带点荤腥,老是吃野菜,我都快把自己当成兔子了。”
说完泉北脱光了自己的破烂衣服,放在大青石上,朝河水边走去。这时,晶儿轻轻的抬起头,轻轻的看了泉北的背影,蚊子般的说道,“哥哥,奴好想吃,奴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过肉了。”但又看到泉北的身体,又害羞的低下了头。
泉北走到河边,先用脚试了下水温,已经是秋天了,水温略凉,不过这都不是问题,泉北这幅身体,自由学习八卦拳法,身体很强壮,也很灵活,比自己前世不知道要强上几十倍。据泉北母亲对他讲,这八卦拳法是自己的曾祖父当年在军中跟一个河北沧州的武师学的,拳法刚进霸道,要学习此拳法,必须先熬打筋骨,所以泉北自幼练出了一副好身板。
泉北慢慢的走进河水中,这条河看似宽阔,其实并不深,泉北缓缓走到快接近河中的位置,河水才漫到泉北的腰际,停住细看,河水清澈,已经能看到水中有几条肥鱼正在欢快的游着,远不像后世那般浑浊,这才是原生态啊,没有污染,这里离着后世泉北的家乡也很近,所以风物精致泉北也感到很亲切。
喜欢看动物世界的朋友都知道,北美的棕熊在抓鱼前,会把一只巴掌放在水中,静止不动,等鱼儿游到跟前,便以最快的速度将其拍晕过去,然后在享受美食。同理,抓鱼讲究稳准狠,一定要快,否则鱼很快就会从水中溜走。泉北屏住气,慢慢的沉下身子,将整个身体没入水中,瞪大了眼睛,等水面的波纹平静下来。一条肥大的青鱼霸道的在水中游来游去,仿似没有天敌,他就是水中的霸主一样。泉北看准时机,一个猛子过去,双手死死的掐住这条青鱼的身子,青鱼不甘示弱,拼命摇摆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挣脱这个束缚在他身体上的钳子。
这时候的鱼可都是野生的,不像后世人工养的那些,只肥却没有几丝力气,这条青鱼能长这么大,那自是水中的霸王,拼命反抗,而且鳞片极为厚实,泉北这时也有些吃力,不过这肥鱼反抗的越紧,泉北的狠劲也上来了,想起后世种种,泉北心里怒骂道,“草,老子制服不了那些衣冠禽兽,连你这个畜生也制服不了么?”
于是一人一鱼展开了搏斗,最终这条肥鱼的力气也差不多了,泉北的拇指狠狠的插入他的腮中,由于用力过狠,这条肥鱼也渐渐失去了生命迹象,只看到水中有大片血花飘过。泉北冲出水面,深深换了口气,大声喊道,“嘿嘿,晶儿,运气不错啊,今天晚上我们有的吃了。”
泉北有些吃力的走到岸边,把这条肥鱼仍在了岸边的石头上,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晶儿怯生生的走到泉北身边,“哥哥,这条鱼好大啊,这得足足有六七斤吧!哥哥你好厉害。”
看着小萝莉崇拜的眼神,泉北有些飘飘然。“嘿嘿,那是,也不看我!”话音戛然而止,这条肥鱼竟然拼命的蹦跳着向河边跳去,泉北哪能容他如此,泉北迅速跳过去,抓起肥鱼的身体狠狠的摔在石头上,直把这条肥鱼摔的七荤八素。泉北又跑到岸边,找来一只木棒,用水草传入肥鱼的腮中,又将另一端系在木棒上,这才放下心来。
泉北躺在地上,慢慢的放松下来,仰起头看着天空,晶儿安静的坐在泉北身旁,偷偷的又带有一丝温柔的看着这个男人。泉北的思绪有些飘忽,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让真个中华民族走向岔路口的时代。明末民间资本主义已经萌芽,惜明廷衰微颓败,未能有效的引导支持。而后世的满清入关,更不用说了,被后世誉为康乾盛世的年代,只不过是满清文人蒙上双眼所创造出来的虚幻罢了。后世泉北经常留恋各大军事论坛,深知崖山之后无汉族,整个汉民族的精神已经被宋元之后的异族阉割了,这种精神矛盾的爆发直到抗日战争时候才彻底爆发出来,无数大好青年怀着一腔热血奔赴战场,拼劲自己的全力挽救自己民族的最后一腔热血。惜后来人非但没有一丝感悟,却是生活在没有日货活不了的年代,不知道这些先烈看到如此会如何想?
“呀!哥哥,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我们回家吧,母亲大人怕是在家等急了!”晶儿急道。
“恩,好吧,我们回家,总算今天能有点荤腥了,都快淡出鸟来了。”泉北闷声道。
泉北扛起那根木棍,捎带着那只肥鱼,牵着晶儿的小手,向家的方向走去,一大一小的身影映在夕阳下,宛如一幅清新的山水画。
自己应经在这个时代迈出了第一步,剩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有的一切都朝着我来吧!泉北如是想到。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过眼帘,泉北已经起身,来到院中,习练起这套八卦拳法。据传八卦拳属于少林体系拳法,拳趟路为直线一来一回,动作刚猛,朴实无华,强攻硬进。泉北深知,这身武艺,是在这个乱世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习练起来格外卖力。
不一会功夫,泉北已然大汗淋漓。八卦拳重在打熬身体,尤重腰力,是强身健体的一个好选择,对二十一世纪的宅男来说也是很好的选择。
吃过母亲做的早饭,一碗糊糊汤,半张粗面饼子之后,泉北穿戴整齐,有些破烂的鸳鸯战袄虽然有几处补丁,但也浆洗的很干净,这很明显是晶儿的功劳,提上父亲传给自己的黑铁朴刀,顺着大路向校场走去。这把刀重二十三斤,由上好的黑铁打造而成,泉北自幼好生养护,时常打磨擦拭,显得锋利异常,提在手中颇有些份量。
缓缓走在路上,这也是泉北第一次好好打量周围的环境,灵山卫所位于胶州南部,始建于明太祖洪武五年,是鲁东南沿海军事重地。而卫所又分为前后左三所,而泉北所处的地方在夏河寨千户所,濒临青州府,离海极近。整个灵山卫约辖火炉墩三十个,由卫所指挥使直辖。
但呈现在泉北眼前的景象就是破败,街上行人稀少,偶尔看到几个也是衣衫褴褛,周围的房屋破败不堪。原本由青石板铺设的路面泛着油光,显示着往日的繁华。事实上从明中期开始,军户制的残酷性,使得大量军户逃亡,各处卫所十之有九都已经不足额,甚至只有以往的二三成。
除了卫所中心的千户宅院显得颇为气派之外,到处是一片荒废的景象。
其实整个山东半岛自孔有德叛乱以来,政治,军事,经济,人口各个方面都受到了严重打击,随处都可以看到荒废的土地,人民流离失所,强盗土豪士绅官僚到处压缩着普通老百姓的生存空间。
“呦,这是不周大楞子来了么?”一个身材矮胖的年轻人喊道。
泉北没搭理他,径直朝后面的校场走去。今日是千户大人要操练的日子,所以整个卫所的人都会到校场集合,操练武艺阵法。
“嘿,还反了你了啊!周大楞子,活的不耐烦了是不?”矮胖的年轻人说完就冲了过来,抓住泉北的胸口的衣服,怒声问道:“你藏大爷跟你说话了,你没听见是吧?”作势就要给泉北一个耳光。
泉北知道,这个人叫藏二马,是管队康百户的远房亲戚,平时仗着有个当官的亲戚,从不把众人放在眼中,连甲长周大海也时常遭他羞辱,苦于勘言。
泉北一伸手揪住藏二马的手腕,反手用肘部卡在他的脖子上,猛力往前一推,藏二马立即仰面摔倒在地上,真的是摔了个七荤八素,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是甲长周大海连忙过来打圆场,拉住了泉北的手,“哎,都是一个甲的兄弟,何必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周兄弟,你是我的本家,跟藏兄弟道个歉这个事就算过去了。”周大海是个老好人,也不想看到事情闹大。
周围的几个人都在冷眼旁观,长的最高最壮的那个叫高大牛,是泉北的邻居,从小的玩伴,自由关系很好,正在用担忧的看神看着自己。而一个年约三十的中年人,面带彪悍之色,身高体壮,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人,叫赵沧海,据传是海盗出身,后来不知为了什么也被充为军户,他此刻正在闭目养神,仿佛此刻发生的事情跟他毫无关系。
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正惊讶的看着自己,好像不相信这事是自己干的。穿在他身上的鸳鸯战袄应经变身了青黑色,应该是很久没有洗过了,此人叫陈小六,父亲以及前面兄弟五个都已战死,这个半大孩子不得不由军余变成了大头兵。最后面一个身材中等,瘦的象根竹竿,叫李竿子,人如其名,箭法极好,此刻他也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周大海一看泉北没有什么反应,不禁心底也来了一股怒气,“妈的,藏二马这个二货不给我面子,是他有个百户亲戚,你周泉北这个二愣子也敢不给我面子!”
想完,周大海就要过来拉扯泉北的衣服,此时,藏二马也从地上反应过来了,他猛地跳起来,一边叫嚷一遍张牙舞爪的向泉北扑过来,“狗日的,姓周的小崽子,老子跟你拼了。”
泉北灵巧的后撤一步,躲开了周大海的拉扯,迅速向左一侧身子,一记撩阴腿就像藏二马踢去,藏二马有些肥胖的身子应声倒地,泉北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刀架在藏二马的脖子上,大声喝道:“日你娘的,藏二马,你这个憨货,真的以为老子不敢杀你!”
藏二马也慌了,“周家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这事是哥哥不对,你放过哥哥这一马吧。”
周大海也赶忙过来,拉住周泉北的手,“兄弟,都是一个甲的弟兄,咱别让外人看了笑话。”此刻周围也有很多人过来围观了。
泉北此时的怒气也消了几分,“老子活的堂堂正正,谁他妈的要是在给老子上眼药,找麻烦,老子非杀了他全家!”说完怒视众人,这些人的眼光都不敢与泉北对视,就连赵沧海也略带差异的看着自己。
“哎呀,这个姓周的小子是个亡命徒啊!大家以后还是别招惹他。”
“是啊是啊,犯不上跟这种人过不去啊!”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
就在此时,校场内的鼓声咚咚咚的响起,这是千户大人要开始操练了,众人也连忙拿起兵器,乱哄哄的像校场中心涌去,泉北也随着大流,跟着人群直奔校场中央,伴随着各个军官的喝骂声,众军慢慢集合完毕。只是泉北对这支拿着各式兵器的军队的战斗力有些怀疑,但是看到军官的大棒和不时发出的惨呼,泉北立刻找准了队列,站的笔直。毕竟泉北前世有过军训的经验,这些动作对泉北来说都是小儿科。
此时,校场的高台上已经站了几十个人,泉北目力极好,可以清晰看到为首一人站在正中间穿着大红色官袍的正是千户大人康有根,腰间配戴着一把宝剑,他身旁还站着几个副千户,后面大约有十几个身高体壮,面带彪悍之色的大汉,这些应该都是千户大人的家丁了,泉北心道。
“弟兄们,本官蒙指挥使大人厚爱,担任这夏河寨前所千户。”说完对这北面拱了拱手,
“理应为指挥使大人分忧,是不是啊!”台底下窸窸窣窣的答了几声“是啊,是啊!”
千户大人显得有些激动,“但是,有些许蟊贼,打劫来往商贾,杀人掠货,无恶不作,实在是不把我卫所数千将士放在眼里,甚至公然抢掠指挥使大人送给巡抚大人的礼物,指挥使大人已有军令在此,令我部即刻前往小狼山,剿灭蟊贼于老二部。”
此话一出,台下顿时议论纷纷,“啊,于老二啊,那可是个亡命徒,据说是孔有德的余部,手下有好几百人呢?是咱胶南最大的土匪了,居然要去围剿他!”
“是啊!前几年几乎每年都剿,只是每次都是被人家打的大败,死了好几百人了。”
“。。。。。。”
看着台下议论纷纷,千户大人康有根有些恼怒,“肃静!肃静!现在传达本官将令,今日收拾行囊装备兵器,明日清晨即刻发兵小狼山!”
众人都没想到这么急,台下一片沉默。



昏暗的烛光映着三个人影,气氛显得有些压抑,一时无人说话,惆怅的情绪让人实在提不起精神来。
泉北呆呆的望着窗外漆黑的夜,有些失神。自己明天就要上战场了,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于老二部说为土匪,其实大部都是孔有德余孽,手下兵卒悍勇非常,卫所去年曾派兵攻打过一次,但是损失惨重,并未对于老二造成多大损伤,反而让于老二在这一带的名气愈发响亮。
你问我出来混图的是什么?银子,女人,名气!可是当你这前两样都有了,心里最渴望的就是名气了,有了名气你才能招兵买马,才能满足心里更深层次的需求,古往今来,不外如是。
“我儿,这,这可叫为娘如何是好!你是我们周家的独苗啊!若是你有个闪失,你让为娘如何跟你死去的爹交代啊,我们周家难道就这么命苦吗?”周母周崔氏实在是忍不住了,呜呜咽咽的哭诉起来。
小丫头晶儿站在一旁眼睛里的泪水来回打转,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本是泉北七岁的时候父亲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名为童养媳,实际上周家一直把她当成女儿再养。此时看到母亲呜咽,而自己的男人明日也将踏上战场,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过。
泉北眼圈也红了,自前世父母离世后,自己从未感受到过如此的亲情,处处是冷眼风语,一直把自己的心冰封起来,不与外界接触。此时此刻,泉北也慌神了,连忙安慰道,“娘,您放宽心些吧!于老二是悍匪不假,可孩儿也不是傻子,咱们周家祖传的武艺也不是摆设!再说官军人多势众,也不定就是非败不可?倘若孩儿真看到官军打不过了,孩儿还不回跑么?孩儿自幼习武,身体强壮,就算是打不过,跑还是应该能跑掉的?”
“我儿,我知道你跟你爹是一个性子,你爹当年也是这么对我说过,可是,可是最后!”说道此再也说不下去了,抱着泉北大哭起来。
压抑的气氛充斥着整个屋子,让人很不舒服。“想我周泉北两世为人,前世肩不能挑,手不能抗,浑浑噩噩的半辈子,而今世有疼爱自己的老娘,娇俏可人的小媳妇,虽然生活清贫,但却有着前世泉北无法得到的家的温馨。狗日的,贼老天,为什么非要这样玩我?好不容易过几天安生日子,又要老子去送死。”泉北恨恨的想到。
“娘,晶儿,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活着回来。”泉北拍着胸脯保证道。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狗日的于老二也是两根大腿撑着身子脑袋,难道他是三头六臂不成!老子就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而且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泉北也是每日勤练武艺,对自己的身手也有些许把握。
一夜无话。
当清晨的阳光洒在地面上时,泉北在母亲与小媳妇不舍的目光中离去,踏上未知的战场。
“哥哥,奴等你回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晶儿撕心裂肺的喊道。
泉北没有回头,只是默默的擦拭掉眼眶的一滴泪水。“来吧,来,来大家战个痛快!”泉北心里歇斯底里的呐喊。
。。。。。。
“众军听令,列队。”一名副千户大声喊道。
随后是各个军官口号声不断响起,那些反应慢的,不断的被军官拿着大棒抽打着那些可怜的大头兵。说实话,此时,这部明军还是有些战斗力的,自崇祯元年起,多次与海寇,及后来的孔有德部交战,有很多实战的经验,有很多老卒,比起末期全是新兵蛋子的明军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千户康有根在一众家丁的簇拥下,登上高台,他此刻甲胄在身,手持一把青峰宝剑,接连挥舞数下,大喝道:“我大明!威武!威武!”
“威武!”
“威武!”
“我军必胜!必胜!”
“必胜!”
响亮的口号不断喊起,让人不禁热血沸腾,这些军户出身的中层军官们,大半还都是有些实力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登上高位。虽说大明气数将尽,但是那是高层和权贵们的骄奢腐败,历年积攒下来的弊病,这些军官虽也是贪墨军饷,剥削兵卒,但多少都有几分勇武。康有根虽年近五十,但仍是气势非凡,给人很强的威慑力。
泉北也跟着众军歇斯底里的呐喊,顿时众军士气高涨。
“众军听令,杀贼一人,可得白银五两,剿得贼酋者,可得白银五百两,官升两级。现在开拔之前,每人分发一两开拔费。将士们,只管奋勇杀敌,挣取军功啊!”一名镇抚司喊道。
即刻有几名家丁抬着几大箩筐的白银走进校场内,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刺眼诱人的白光。片刻间,众军士气顿时到达顶点。
此时,在山东境内,银子还是很值钱的,一两白银足够泉北一家三口生活月余,而军户的军饷更是几个月甚至半年一年才发一次,所以连泉北的喉咙也不禁咽了口唾沫。
“时辰以到,出发!”
在咚咚咚的战鼓声中,众军踏上了征程。此次共出动了六个把总约合八百余人,包括有卫城派来的一个把总和指挥使的数十家丁助战,约有二百来人,号称两千大军,浩浩荡荡的向小狼山直逼而去。
其实千户康有根还是有很大的私心的,本来在胶州城,指挥使是想带本部兵马前去围剿,但是康有根自告奋勇的接下了这个差事,这不仅能给指挥使留下好印象,更能与山东巡抚扯上那么一点点关系,俗语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做个好人,又送给指挥使大人这么大个人情,以后想不高升都难啊,更何况,以康有根现在的实力,还不够与那些文人搭上关系,而此事正是一根纽带,思来想去,康有根当机立断接着此个差事。
虽说于老二部有很强的战斗力,但自己这部也不是吃素的啊,此事更有指挥使大人拨下四门火炮助阵,定能马到功成,就算是多死些兵卒,自己以后还可以在招嘛!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康有根盘算道。
晌午时分,众军终于抵到小狼山脚下,只见通往山中有一条容四人并排行走的小路,两边植物茂密,而远处的半山腰中则有几座木塔碉楼,是贼兵的瞭望塔,当明军大部刚到山脚下,半山腰上便燃起了烽火,看来这帮贼匪也有了准备。
千户康有根看到此情,立即下令,派遣几个斥候夜不收去打探军情,而众军埋锅造饭,准备饭后发起进攻。
不一刻功夫,饭菜干粮的香味变弥漫开来,出外作战,给兵卒们吃的还是比较好的,竟然有粗面馒头,泉北抓起一个馒头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而他们这一甲人也是个个大吃大嚼,一派风卷残云。
正当这些大头兵们吃的正欢的时候,忽然几道利箭呼啸而来,泉北顿时一个机灵,趴倒在地,而众人也都纷纷寻找掩体躲避。
泉北抬头望去,只见有几个军士已被利箭射中,正躺在地上哀嚎着满地打滚,眼见就是活不成了。
而此刻已经听到有人大声喊道,“敌袭,敌袭!”
只见左右两边约各有几百人冲杀而出,气势汹汹的朝中军营地奔袭而来,泉北不禁握紧了手中的黑铁朴刀。
局势一片混乱。
-------------------------------------------------分割线
这应该是个精彩的故事,泉水构思了很久,一本让男人热血沸腾的书,请大家放心收藏,投票。新书求包养,各种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