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68文学 > 美文同人 > 宝贝儿

宝贝儿

喜了 著

美文同人连载

这是个杨玉环+赵合德+武则天的混合麻辣烫故事。当你张开嘴念“宝-贝儿”时是不是都有些心爱又无奈,是了,她会让你如此。

主角:喜了雪银河   更新:2023-08-08 04: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喜了雪银河的美文同人小说《宝贝儿》,由网络作家“喜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是个杨玉环+赵合德+武则天的混合麻辣烫故事。当你张开嘴念“宝-贝儿”时是不是都有些心爱又无奈,是了,她会让你如此。

《宝贝儿》精彩片段

    马桶上坐着一个女人,白胖白胖,却不虚,感受很有劲儿。

    她叫雪银河,坐在马桶上冥想这一天她好奇的事,是她最大的享受。

    雪银河想象力极其丰富,好奇心更是旺盛,她“半跛”及“结巴”都是“好奇心害死猫”的结果。

    跛也跛的不厉害,平常看不出来,走路走急了、跑久了,就看出来了。

    结巴也不是时常,一激动或者情绪较大波动,就结起来。

    这都不是天生的。跛是因为小时候非想看地洞里有什么,掉下去了,落下腿疾;结巴,那完全是贱,非要学一个小朋友结巴,结果说着说着,自己也结巴了。

    她天生的只有这两样:想象力、好奇心无敌了。看看以上两个毛病都是好奇心惹得,至于想象力,她从小就觉得自己是只“狐狸精”,喜欢摸自己的屁股,认为那里有条很油光毛绒的尾巴,这个习惯不大好,一不自在,哪个女孩子会去摸屁股的?多猥琐。雪银河最喜欢的动物自然就是狐狸了,一搞溜到动物园跟臭烘烘不受待见的狐狸呆一天,和它们说话,像个神经病。

    此时手机“嘟嘟”一响,提示她离交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她懒懒地收起手机,转身按了冲水,起身提裤子,神情始终处于游弋。

    雪银河正经汉大高材生,却“沦落”到舞蹈学院一枚清洁工,有她自己作的,当然更大因素还是受家庭影响。

    雪家在天朝南方数一数二的望族,但是雪银河家这一支非嫡系,一直发展的中不溜秋。

    雪银河的父母早逝,她和姐姐雪金禾从小寄养在叔父雪袁戚家。

    十年前雪金禾嫁给当时的副委员长蒋昌徐的二子蒋心俞,三年后猝死。也就是那之后,雪银河的命运开始凄落不少。

    出来,她在镜子跟前洗手,又扑水把脸洗了一把。

    雪家这两姐妹长得都漂亮,

    姐姐比妹妹更美丽。所以才被当时蒋家一眼相中!

    雪银河如今是落没了,从前她姐在时,曾经也风光无限,裙下之臣无数。后来姐姐一死,断了奢侈来源不说,在叔父家她又遭陷害,被叔父赶出家门——叔父说她“你呀,有两个‘好’,好高骛远,好吃懒做。自己再不发奋,死在外头,没人管你!”哎,惨状自知,叔父这个评价算得体吧:刚才已说她有多好的学历能找个极不错的工作,可雪银河宁愿把脑子留着想些乱七八糟的,也不愿动脑费神去工作,她宁愿找个这样的“粗活”为生,也不想呆在办公室里拼智慧拼压力。

    如今,她一人漂泊在上京,一来汉州已经没有她容身处,她被叔父赶出来了么。再,那边她毕竟曾经也风光过,太多熟人了,被人看见她如今落魄至此,雪银河也丢不起这人。

    ……

    “银河,我又收了些纸盒子放在小花园后面。”跟她交班的陈大婶笑着跟她说,

    雪银河一抬手,“没事,放心,晚上老杨就过来收了。”

    “好咧。”

    他们这边喜欢把偷偷收来的小到纸盒、饮料瓶大到钢啊铁啊交给雪银河处理。雪银河就算不打扮遢遢潵潵的,也能看出漂亮的原形,因此结交的人关系都好,总能卖出好价钱。

    哪个不爱漂亮呢,雪银河一个二十五六的大姑娘,就算身材微走形,且不谈她曾经那等辉煌,谁愿意这么邋遢过。主要还是怕被人认出来,再,从高处跌下来的,多少有些自暴自弃。

    规矩打扫她所承包的区域。大舞室里,十八九的小姑娘们还在刻苦练功,音乐优美,雪银河却已看够她们的婀娜身条,不稀奇了,专心打扫。

    提着一大袋垃圾,丢到后楼垃圾桶。雪银河还有点好,就是身体底子特好,除了自己作搞出来半跛和结巴这两样,她从小到大几乎没啥病痛,感冒都少。你看看她曾经那个烟酒不离的堕落生活,多少青年人被摧残得不成人形,她却好似还愈精神了!是的,雪银河是个老烟枪、老酒鬼,赌的一套也老练至极。说来她真有个好脑子,你看曾经这么疯玩,她还考得上汉大,研究生也考上了,这不她姐死了,学也没上成。

    走到小花园,她翻了翻刚才陈大婶落下的纸盒子,前头楼换空调她估计全搬来了,嗯,纸盒子品相好,能卖出点钱。

    收这些的老杨原来贪图她的美色,后来在雪银河这边吃过一次亏,眼睛差点被挖出来,再不敢了,不过还是喜欢黏雪银河,并发誓,她指东不敢往西。

    这些被老杨收走的东西,无论大小多少,雪银河只抽走一成,钱,谁也不嫌弃,不过本来就是“劫富济贫”的个事儿,大伙儿多得点儿雪银河看着也开心。

    可以歇会儿了,

    她在那头黑布隆冬的台阶坐下,从裤兜儿里摸出烟和打火机,点燃。如今日子过拮据了,烟都抽次儿牌子了。

    这是她第二快活的事了,抽着烟,异想天开。有时候手不由自主摸到尾椎骨那里,真好像那里有条妖娆的大尾巴。

    《雾都孤儿》是狄更斯的现实主义杰作。《包法利夫人》是福楼拜的现实主义杰作。《红楼梦》是曹雪芹的现实主义杰作。这些伟大的现实主义杰作,这几天她都在重读,一部比一部浪漫。不过,雪银河觉着,搁着现在啊,狄更斯想不同意,到互联网上看看,OMG,也会觉得奥利弗·退斯特的结局是太美好了。而福楼拜,看到我们的新婚姻法,就觉得包法利夫人够幸运的,在这个社会,还能遇到罗道尔弗和赖昂这样的登徒子,不算残酷。曹雪芹呢,看到新版《红楼梦》,不会愿意再活一次……

    眯眼手指弹烟灰时,

    “谁!”

    雪银河一下起了身,

    是了,她最近总觉着有人在暗处看她,

    可每次她算警觉地到处找,屁也没有!

    她就这么手指头夹着烟在小花园又找了半天,依旧屁也没有。

    她还是有点害怕的,她也不想疑神疑鬼,可她依旧相信自己的直觉,是有人在盯着她!


    接着又抽了一支,烟太次抽一支都不过瘾。雪银河路灯下看看自己指甲,从前有条件总保养修剪,现在长长了就剪,完全没个型,不过新剪的手指挠背,指过皮肤,很舒服。不由自主她又去摸自己尾椎骨……“唔!”忽得她那摸椎骨的手被人用力一撇,同时,一块湿布捂住她的嘴,人失去意识。

    ……

    再醒来,猛一睁眼又眯起来,光线太强,一顶大灯对着她照。

    雪银河一翻身,蜷起身,心中喊糟,被脱光了。

    她不再动,晓得现下已为鱼肉,先看看情况再说。

    “醒了?”一个男声,声线出人意料得好,雪银河觉得配法国文艺片儿绝了!

    “来,坐起身,咱们面对面聊聊。”

    雪银河想想,这会儿矫情就是磨时间,干脆点,把事儿快弄清楚得好。她慢慢爬起来,主要是吸入的那股子药劲儿还没过,脑袋肯定有点胀。

    眯眼看过去,

    那边黑暗里,椅子上坐着个男人,一时光线对比太强,还看不清他长相,等渐渐适应,看清楚了,雪银河还是挺吃惊的!——殊不知,舞蹈学院男孩子领舞竞争相当激烈的,拼下来,现在公认的,有三个男孩子舞跳得最好!这就是其中一个,叫胡育颜吧。

    男孩子穿着斯文的白衬衣黑西裤,袖口卷着,向她微笑道,

    “我观察你好长时间了,很有个性。”

    雪银河侧坐保守地护着自己的身体,

    “想抽烟么,我看你烟瘾挺大。”

    雪银河一直都不吭声,也没看他了,垂下头。

    男孩儿起了身,

    走过来,

    “这么做是很龌龊,可是不这么做也实在想不出来什么可以邀请你来参加我的事业,”

    说着,一打照片放在她跟前,肯定不堪入目。

    “到,到底什么事,”

    雪银河开始结巴了,说明心里肯定害怕又着急,

    男孩儿在她一边坐下来,低声,声音更好听,跟有魔力一样,把人的注意力往里吸,

    “有个赌场招人去做清洁,我觉得你挺合适。”

    “那,那你跟我,说啊,为,为什么要,要这样,”

    “要命。”男孩子倒扶额低笑,“晓得你有点结巴,没想到真说起话来这么费劲儿。”他又抬起头,“不穿衣服,OK?我好好跟你说你愿意?所以,这些,就当咱们签的合同了。”他修长的手指敲敲照片,“另外,”他又拿起一张仔细端详一下,“发给那边看了看,挺满意。说实话,你真漂亮,这等姿色不凭色相谋生,还是蛮有骨气的。”

    雪银河又低下了头,只怪自己大意防得着老杨那样“明里的”,防不住这样“斯文败类”的狠毒。雪银河这点好,从来不怨天尤人,好事坏事来了,先走着瞧吧。

    男孩子起了身,下巴一挑那边凳子上的衣裳,“穿上,一起去那边看看吧,熟悉熟悉,你也放心,一样的开工资给你,到一定业绩,还有分红,总之不会亏待你。”冷漠得一如资本家,眼里只有利益,剥削你不讲人情。

    ……

    庐本地下竟然隐藏着这么个复古的小赌场,雪银河着实没想到。她时常来庐本教堂捐赠,一时到真弄不清楚是在舞蹈学院还是庐本教堂被盯上的。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上面是天堂,下头是地狱。

    这会儿赌场还没营业,一方赌桌上的吊灯亮着,反倒将这个装潢到极奢的地方照映出几分浪漫情调,音乐也极高级,轻缓舒适。谁说地狱就该火焰燎燎,它有时着实该这般诱惑人不偿命,堕落嘛。

    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儿坐在手提电脑边,真跟一般公司录用员工一样录入了她的基本资料。

    胡育颜半边屁股坐在赌桌边,歪头望着电脑。雪银河规矩坐在凳子上,夹在他俩中间。此时,整个赌场就他三人。

    “姓名,”

    “雪银河。”

    “年龄,”

    “25。”

    “身份证号码,”

    雪银河停顿了下,

    胡育颜温馨拍了怕她肩头,“这是为你好,五险一金我们会为你办好。”搞笑吧,他们这边还蛮正式!

    雪银河报了。

    这个戴眼镜的男孩儿随后进去稍上几步楼梯的小二楼办公室取合同,之后,雪银河知道他叫徐群,相当于这个赌场的文职,一切文书处理都由他负责。这小子律政知识了得,头脑清醒,运转快,还监管财会这一块,雪银河的工资都由他这边发。

    胡育颜又递给她一支烟,雪银河摇头,这种时刻她哪有心思抽。胡育颜笑笑,收起来,一包烟就丢在她面前,

    “我们这边人少,目前,就你一个女的,我也是观察你老长时间了,你心理素质还不错……”雪银河听着听着心里又烦,拿起了烟,胡育颜打开打火机给她点燃,“你也别太悲观,我们只签一年的合同,到了点,连合同和你的底片全还给你。放心,你上岗会戴上面具,也有围裙,”他身子稍向后仰了仰,微歪头瞧她,“你嘴巴很妖,露出来好看,再,身材丰腴,气质又慵懒不上进的,实在跟我们这个地方很搭。”

    始终雪银河都没说话。一来她此时心情不平,说话也是结巴;再,一来到这个地方,又刚才听他一说——雪银河那旺盛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这到底是个什么地狱魔窟啊……所以她着实有点放弃反抗,一年,也可以忍受。关键是她本能地相信他说的话,这些人坏,可也有气质,起码说话算数。

    真不比大公司差,合同一打,规规矩矩,

    徐群一页一页给她翻阅,叫她仔细阅读,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

    雪银河就提出一点,“你们得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包括隐私安全。”

    胡育颜点头,“那当然。”徐群也点头,当即将这一点放“着重项”添加了进去。

    她的工作就是清洁卫生,端茶送水。底薪一万。小费他们抽三成。五险一金全由他们买。一周工作四天,大多数在晚上,注明如有特殊情况需要加班,加班费另算,但她人要随叫随到,若真有困难,一定要与他们沟通。

    看起来“福利待遇”相当不错了,

    雪银河当时还没在意“小费”这一点,

    后来才知道,这“小费”才真是她赚的大头!

    一晚上收个十来万算小的,这些人太豪了……难怪他们小费抽三成。

    雪银河,至此,“被逼迫”着有了第二职业。


    雪银河的漂亮其实满是一门学问。

    她的五官拆开来看,各个无敌!但是放在一起了,因为谁都不想逊色,反倒没有那样一眼夺目了。但是,你若细端详,经不起的,越看越觉美艳哟美艳无双!——她就像个中老年狐狸精,姿色已然锻造到炉火纯青,且能变化多端,但是平常隐晦着,不能被人一眼沉迷,否则就不是她这个道行该有的气质了……

    相较起来,她姐雪金禾那就“一眼太侵略的美”了,直接打击,往往更能把肤浅的男人一网打尽。

    也说了,这五官拆开来看,无人匹敌!所以,即使戴上普通黑色面具,鼻息下,只露出嘴唇——哎哟,饶得了哪个男人!多得是那不淡定的男士,看一眼那蝴蝶红唇,脑子一轰,疯得想上去一吻芳泽。加上,她还只着一件围裙,那雪白的肌肤,正是微胖才更显迷人——雪银河这每天就没安生的,总有些不怕死的忍不住要侵犯,好在这小赌场着实“暴戾”,他们的目的好像就是特别放她这么个狐狸精在里头,惹得你看得见就摸不着!你敢摸,好,有钱的赔光你!没钱的,命来赔咯。简直毫无人性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奸诈,残暴。

    所以,这里着实“严格按合同”执行,把她保护得极好。自然,这里不能用真名,都叫她“小四”,或许跟日常这小赌场出入仅四个人有关。一个经理,就是徐群;一个厨子,金鹿,也是个斯文男孩,包揽厨房酒吧;一个保安,豆豆,平常就是个痞子逗比混混,关键时候像孙悟空,不晓得招来几多练家子能把你当场打死两遍;再就是她,一个清洁工。胡育颜从来没露过面,舞蹈学院他始终是那个长得最好看,基本功最扎实,舞得最潇洒的高高在上首席。

    日子过的也快,这天,雪银河第一次领工资了。

    这边都是现金,一沓沓看着就诱人。

    她,金鹿,豆豆都聚到徐群这个二楼小办公室来,

    既然多了个女的,又是新来的,第一个发她的,

    一千一打,先给她数了十打放她跟前,接着,又给了她两打,

    徐群说,“这还是底薪,你来了后咱们这生意着实更红火不少,决定给了加两千。”豆豆在旁边吹了口哨,“该得的。”金鹿也是微笑。

    雪银河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这钱来得太容易总觉得心慌。

    不过接下来再看看豆豆和金鹿的底薪——这人呐,多少有贪心也多少比不得,他们那一扎一扎的,雪银河一瞬又安心了。

    接着小费抽成,她肯定还是拿的最少的,但是前也说过,够她震惊得了!七八万堆她跟前。他们三儿光“领这个工资”就分了徐群两大银色手提保险箱的。钱啊,像筹码一样堆在他们跟前——一瞬,雪银河想大笑,又想哭,她最落魄的时候连餐馆后厨丢出来的菠萝包都捡过来塞嘴巴里,人生呐,谁又有个谱儿?

    雪银河就把钱往她那买菜大妈的布包里放,

    看见豆豆只从他自己的钱里拿出五扎塞裤子屁股荷包里,其余全叫金鹿拿去,

    见雪银河瞄着,豆豆弯腰笑着凑她耳朵边儿,“四儿,如果钱够用了就交给金鹿去理财吧,金鹿可是这方面的金脑壳。”说着,点点自己脑袋。

    金鹿慢条斯理把自己的钱和豆豆的全装进一个黑色旅行袋里,“别听他说,你自己斟酌,哪里理财没个风险的,你真有需要了再来找我。”

    雪银河点头,是滴,投个什么资,这些钱她都还没捂热乎呢!雪银河想到的是,回家第一件就是抱着这些钱好好睡一觉!哇塞,她的奢侈生活又回来啦!!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