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68文学 > 美文同人 > 绝品郎中

绝品郎中

独守一座空城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开个小诊所,看看病,救救人,价格公道,为人低调,左邻右里都说杨凡是个好青年。杨凡也想如此平平淡淡,奈何现实总是逼良为娼,渐渐出现的人,出现的事让人发现,平素言语不多的小郎中还有鲜为人知的一面。杨凡说:穿上白大褂我可以是天使,脱了之后我也可以是恶魔!

主角:   更新:2023-08-07 22: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绝品郎中》,由网络作家“独守一座空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个小诊所,看看病,救救人,价格公道,为人低调,左邻右里都说杨凡是个好青年。杨凡也想如此平平淡淡,奈何现实总是逼良为娼,渐渐出现的人,出现的事让人发现,平素言语不多的小郎中还有鲜为人知的一面。杨凡说:穿上白大褂我可以是天使,脱了之后我也可以是恶魔!

《绝品郎中》精彩片段

在广袤无边的非洲丛林里,一片方圆足足有几百公里的沼泽地,宁静而苍凉。
由于各种动植物尸体的堆积与腐烂,瘴气与病毒已经弥漫了整个天地,在这里,不用说是人,哪怕是一只苍蝇,飞进来了估计也无法活着出去,能在这里生存的恐怕只有细菌和病毒,还有那依靠腐肉为生的古怪生物。
不过今天,这荒无人烟的沼泽却不像之前一样平静,在沼泽的边缘,躺着一百多具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是在咽喉处留有一道半指长的伤口,一刀封喉,切断了他们的喉管。
几十辆改装过的装甲车停在附近,守住了这沼泽最近的也是唯一的出口,天空中时不时还会有几架直升机飞过。
“长官,我们现在怎么办?”一个士兵在那装甲车前敬了一个礼。
“他们进了死亡沼泽就是找死,在出口守一个星期,到时候还没找到就走,他们活不了。”
在距离沼泽边缘三十多公里的地方,两个人,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体沉入沼泽,四肢同时着地,漫无目的的在爬动。
“七号,我们现在怎么办?”其中一人抓住了身边的一根枯木,转身看着七号,此人的耳朵下面纹了一个小小的四字。
“组织应该会在五天后过来接应我们,只要我们撑过五天就好。”七号一把甩掉了手上的一只腐尸虫,淡淡的说道。
“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吃的,水也不能喝,喝一点就死定了。”四号有些绝望的四处看了看“我们的食物和水还够撑几天?”
“食物够两天,水还剩下十毫升!”七号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让人更加绝望的答案,其实四号的心里知道,真实的情况只会比七号说的更加艰巨。
“现在已经距离入口很远了,我们不用再爬了,节省点体力,等待救援吧。”七号仰面躺在了沼泽地上。
自从八岁那年在铁笼中第一次杀人后,这十年来死在他手里的人已经记不清多少了,像这样九死一生的境地也已经经历了无数次,早就习惯了,从他十年前拿起砍刀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进入了地狱,生命,已经无足轻重。
夜幕降临,除了呼啸的风声,沼泽中只有弥漫的毒气和恶臭,让人作呕。
四号在不经意中距离七号近了几分,七号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这么多天的厮杀也确实是累了,他们十个兄弟来到非洲,生生屠了一整支雇佣军团,现在就剩下他们俩了,只是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未知数。
“两天的食物,十毫升水,两个人撑不过五天的,但是我一个人可以…”四号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同伴?
搭档?
在生死面前,都只是一个屁,除了自己,他们将别人的生命视作草芥。
四号手里的匕首朝着沉睡中七号的咽喉抹了下去。
“噗!”鲜血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给这死气沉沉的沼泽地增添了一抹殷红。
四号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喉咙,不可思议的看着七号,他不相信,他不甘心。
他想要问一问七号,你怎么会知道我要杀你?但是他开不了口了,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汩汩流出,掉落在沼泽当中化为污水。
“连亲兄弟都可以在背后捅我一刀,何况是你?”七号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体,尽量让自己远离四号的尸体,因为刚才四号的鲜血已经引来了无数的腐尸虫。

正如四号当时想的,仅剩的食物和水让七号一个人撑到了第六天。
此时此刻,七号也已经彻底虚脱,食物的缺乏,腐尸虫的攻击,严重的脱水,沼泽地弥漫的毒气…这一切终于也让这个野兽一样的男人倒下了。
组织并没有如约来接他,其实他也知道,这一次的行动就是一条死路,组织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们有谁还能活着。
七号仰面躺在那,看着灰暗的天空,原本绝望的心反而安静下来,这十年太累了,死,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他想到了八岁前跟哥哥一起偷妈妈的钱去买冰糖葫芦的事,他想到了跟父母嚷嚷着要像哥哥一样去上学的事,然后是自己和哥哥被抓到了那里,然后就是无尽的厮杀…
“呵呵!”七号笑了,十年了,或许这是十年来他真正意义上的微笑。

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女孩儿,背着一个比身体还大的竹篓,站在沼泽之上。
那沼泽都是污泥和脏水,一个人如果这么站着,脚的受力面积太小一定会陷入其中,但是小女孩没有。
“爷爷,这里有个人,还活着!”小女孩有些兴奋的朝着不远处的老人招手。
老人将一块近乎腐烂的树枝丢进自己的背篓,迈步走到了小女孩身边,看着那躺在枯木上没有被沼泽吞没的少年。
“爷爷,他还没有死,我们救救他吧!”
“这人戾气太盛,救了他不一定是好事。”老人看着奄奄一息的少年,若有所思。
“可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吧。”小女孩儿心地善良地眨了眨眼“真是奇怪,他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呢?”
“救他可能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老人的语气很是平淡,听不出来他的情绪。
“麻烦?呵呵,爷爷难道我们怕麻烦吗?”小女孩天真无邪的仰头朝着老人微微一笑。
经不住小女孩的一再请求,老人终于还是答应了救人。
他弯下腰,在少年身上的几个穴位处轻轻抚摸了一遍,当他把手掌放在少年胸口的时候先是眉头紧皱,然后又渐渐舒展。
“滋!”老人一掌下去,直接贯穿了少年左心口。
“啊!”女孩儿不禁一声惊呼,那不是心脏的位置吗?这么下去还能活命?
老人的手再次抬起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微型的定位仪器,他随手丢在了一旁的沼泽之中,然后抱起少年消失在了沼泽地。
沼泽又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从来都没有人来过…
(新书上传,大家多多支持,老书《冥王一怒》即将完结,人品保证!)
昏迷了整整七天,终于,七号睁开了眼睛,他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周围的场景。
这是一间极其简单的木屋,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几乎就没有其他的家具。
“是有人救了我?”七号有些意外,在那样的环境下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救出自己?
“爷爷,他醒了!”一个手里端着药碗的小女孩站在七号的面前,用七号听不懂的语言喊道。
“这…?”七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小女孩,这里怎么会有女孩儿出现?为什么她讲的话自己听不懂?
七号从八岁开始接受各种各样的培训,学习各种杀人的技巧,掌握各种先进的技术,也熟悉了几十个国家的语言,可是这小女孩说的话七号却听不懂。
“hello,canyouspeakenglish?”(你好,你会说英语吗?)小女孩刚才说的是当地的土著语,只是她似乎是看出来了七号听不懂,所以现在选择了用英语,毕竟英语比较国际化一点,兴许眼前这个少年能听懂呢。
“唰!”七号一个侧身偏离原来的位置,然后右手迅速的朝着小女孩的脖子抓了过去。十年的生死挣扎让七号变得敏感,他习惯了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可是现在他什么都不明白。
这小女孩是什么人?
她碗里放的是什么?
这是不是一个阴谋?
一个个问题让七号有些神经质,他没想杀死女孩,只是想要控制住女孩,确保自己的安全。
“啪!”小女孩见到七号动手竟然没有半点惊慌,而是将自己那纤细的小手在自己的喉咙前一伸挡住了凌枫的手掌,然后轻轻一弹。
“啊…”七号只感觉手臂一麻,整只右手都失去了知觉。
七号大惊,这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居然有如此厉害的身手?要知道七号的实力可是在整个组织中都佼佼的存在,这小女孩居然仅凭一招让自己的右手失去了知觉…
“你是什么人?”七号想要翻身后退,但是全身却像是虚脱了一般难以动弹,原来不是这小女孩有多强,而是七号自己现在太弱了。
“哎呀,原来你是华国人那。”听到七号开口,小女孩有些欣喜,而且立刻就改口说起了华语,并没有因为刚才七号的行为而感到不高兴。
“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是什么时候?”
“噗嗤”小女孩天真的笑了,“你一下子问这么多的问题我先回答哪一个呢?”
“七天前我们把你从死亡沼泽里带出来的,没想到你是华国人,倒是有缘。”门口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走了进来。
从看到老人的那一眼起七号就知道这个老人不一般。
强的人,狠的人七号见过很多,但是这老人与那些人都不一样,老人身上散发的是淡淡的仙气,别说现在七号浑身无力,哪怕是他全盛时期恐怕对上这位老人也没有丝毫的胜算。
“多谢二位相救。”既然知道对方不是“凡人”,七号心中的警惕之心反而变得淡了,以对方的实力如果想要对自己如何那么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你身上的戾气太重,杀孽太深,本不该救你的,只是我孙女儿善良,希望你不要让我后悔。”老人没有拐弯抹角,之前在死亡沼泽附近一支雇佣军团覆灭的事他也知道,而他们又刚好在死亡沼泽遇到凌枫,这其中的关系不言而喻。
“多谢前辈!”不管怎么样对方都救了自己,七号这一句感谢是发自内心的。
“做了错事是要还的。”老人走到七号的身边抓起他的手把了把脉“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但是我既然救了你我就不会再让你再像之前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七号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愣了一下,之前在各种任务当中,自己用过无数的名字,可是现在想起来好像没有一个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如果一定要说有专属于自己的称号,那么就只有“七”这一个代号。
“我姓杨,没有名字!”七号隐隐约约记得当初自己跟哥哥被抓到组织之前别人都是叫自己小杨,他没有骗老人,因为十年来这位老人是唯一一个让自己感受到了安全感的人,就好像早已逝去的亲情一般,让杀人不眨眼的七号心生安宁,这种感觉很奇妙,很突然,连七号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姓杨!”老人叹了一口气“就叫你杨凡吧,希望你以后可以做一个平凡的人。”
“杨凡!”七号轻轻呢喃,这是一个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名字,不是为了执行任务,也不是为了迷惑别人。
“跟着我两年,我教你医术,两年后让你离开,如果你愿意的话用你的医术做一些举手之劳的善事,也算是为你之前的杀孽赎罪。”老人将女孩儿手里的药递给七号,不,应该是杨凡。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喝了这碗药你就可以离开,就当从来都没有见过我们。”
“我…愿意!”犹豫了一秒钟,最终杨凡微笑着仰头将手里的那碗药一饮而尽。
从那天开始,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
“嘿嘿,杨凡哥哥,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师弟了。”旁边的小女儿似乎丝毫也没有因为刚才杨凡对他动手而有丝毫的不满,相反看上去她很兴奋。
“额…”杨凡有点无语,“你叫什么名字?”他还不知道这天真的女儿是谁呢。
“爷爷叫我药儿,不过你不能这么叫,你要叫我师姐,咯咯!”女孩儿笑得天真烂漫。

命运是一种神奇的东西,缘分会让原本不相干的人相聚在一起,
放在一个月之前,七号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己会背着一个竹篓跟着一个老人和女孩儿满世界地寻找药材,但是现在他信了。
“接着”老人将一株草药往身后一丢,刚刚好落入了杨凡背后的竹篓当中,“这是白芷,通窍止痛,消肿排脓!”
“这是姜活,散寒去火,胜湿止痛”

跟着药老采集各种草药,回去之后配置各种中药,药丸。
日子一天一天,世界早已没有了七号,杨凡正在慢慢接受这全新的生活。
每个一个星期,药老就会给杨凡脸上的大迎穴,承浆穴,地仓穴,听会穴等可以改变一个人容貌的穴位施以针灸,不知不觉中,杨凡的容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虽然最本质的气息没有变化,但是细节上以及给人的第一感觉上已经有了很大出入,哪怕是跟杨凡很熟悉的人恐怕第一眼也难以认出他吧。
“时间过得真快”这一天药老站在一面悬崖边上,杨凡静静地站在他身旁
“有什么打算吗?”
杨凡看着药老,心中有些心酸,是他给了自己新生,又教了自己医术,让他原本弑杀邪恶的心渐渐平息下来,拥有了正常人可以拥有的生活。
“必须要走吗?”杨凡有些不舍的看着老人。
“必须要走!”老人语气坚定。
“那好,帮我跟药儿告别,我会想你们的。”杨凡无奈的一笑,终究还是要离开。
“不用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平平淡淡就好,如果能找到你的亲生父母那么我也替你高兴,如果找不到,那也是命,别太执着了。”平时不太说话的药老难得跟杨凡多唠叨几句。
“嗯我知道,回去开个诊所救死扶伤呵呵!”杨凡笑道。
“你有这个心就好,记住当初我跟你说的话,人犯了错,是要还的!慢慢还…”药老拍了拍杨凡的肩膀转身离开。
“别总是板着个脸,男人要幽默一点!”
(上架之前每天两更,每章2600字左右,打赏五百加更一章,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看到你们的支持!)
落月归根,虽然杨凡尚未迟暮,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就当自己死过一次了。
他会说几十种语言,可以在几十个国家生活,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华国,毕竟这里曾是他的家乡。
古城临海,依山傍水,人杰地灵。以前杨凡在这里执行过任务。

半年后:
“杨师傅,你快帮我看看,我孩子一直高烧不退!”一个中年妇女慌慌张张的抱着孩子走进了杨氏诊所。
杨凡抱过孩子,量了量体温,又检查了咽喉和呼吸,然后将自己的手掌放在孩子的胸口沉默许久。
“孩子是扁桃体发炎,现在已经是恢复阶段了,温度并不高是属于自我恢复的现象,可以用简单的物理降温法给他降降温,没有什么大问题。”杨凡安慰到。
“可是孩子他总说喉咙有东西的感觉。”中年妇女有些不太放心。
“扁桃体发炎会导致喉咙有异物感,是正常现象,如果您不放心的话,我给您一些碘片用以含化,每天两到三片,很快就会没事的。”杨凡从药柜上取出一盒碘片递给了妇女。
“杨师傅,你看要不要吃药或者打个吊针什么的?”
“没必要,总打吊针对孩子身体不好,降低免疫力,如果明天孩子还不好转你再来找我。”
“好的,谢谢杨师傅,多少钱?”
“不用了,几片碘片而已,回去慢点注意安全。”
杨凡微笑着送走了妇女,回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轻轻的关上门,靠在自己的床上,在临海市半年,杨氏诊所在这周围已经有些出名了。
医生年轻友好,看病准确,药品便宜,甚至很多疑难杂症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医治,杨凡成了左邻右里嘴里的小神医。
杨凡很喜欢现在的感觉,可以看到人们最真实的喜怒哀乐,也可以为他人带去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相比于以前刀锋舔血的日子,现在的生活像是天堂。
吐出最后一口香烟,杨凡掐灭了手里的劣质香烟,以前药老让杨凡戒了,但是杨凡没有。
不是戒不了,只是不想戒,有时候香烟的刺激可以让他更加的清醒。
“哐当!”忽然,杨凡听到了大厅里窗户碎裂的声音,
这大晴天的,没风没雨,窗户怎么会碎呢,难道是进贼了?杨凡翻身跃起朝着大厅走去。
到了大厅,杨凡刚准备伸手去开灯,忽然感到一股杀气从背后袭来。
“嗖!”杨凡微微侧身,只见一道寒光在自己的面前一闪而过,紧接着又是一个回头朝着杨凡的胸口落了下来。
“找死!”杨凡向后一倒右手在地上轻轻一点,双脚凌空,直接一脚踹向了前方。
“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然后是一道黑影重重落地砸翻大厅里药品柜台的响声。
“女人?”听到这声音,杨凡有些意外,站起身后迅速打开了大厅的灯。
一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此刻正躺在地上,周围是零碎的玻璃,有几块还刺进了女人的身体,而女人的胸口则是汩汩不断地流着鲜血。
“不会吧?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杨凡有些警惕的靠近。
只是此刻女人已经无法回答杨凡的问题,好像已经昏迷过去。
“喂,不至于吧?”杨凡有些不解,刚才自己那一脚可没有太重,应该不至于把人踢晕过去,而且这女人是仰面朝上倒下去的,胸口的上应该不是被地上的玻璃给扎的。
作为一个医生,虽然这女人来历不明,杨凡还是生出了恻隐之心。
他蹲下将扎在女人身上的几块碎玻璃取出,然后检查了一下那左胸出的伤口。
“枪伤?”杨凡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女人居然是中枪了。
这恐怕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杨凡靠近窗口,静静的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确保这附近没有人,然后转身将女人抱起走进了卧室。
曾经十年的杀手生涯,杨凡对于枪伤并不陌生,自己也曾遭遇过几次枪击,由于他身份的特殊性,医院是不能去的,所以大部分时候受伤了都是自己处理。
这女人看来也是如此,闯进杨凡的诊所,想必是为了寻找一些药水。
不想卷入什么是非,但是杨凡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人死在自己面前,纠结了半天,杨凡还是决定做一回好人。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当是还债了。”
只是想要救人也不容易啊,杨凡先是给女人身上的一些外伤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对于左胸口的枪伤却一直没有处理,不是他不会,只是这个位置…
按照杨凡对于人体构造的了解,这女人中弹出应该就在左胸外侧不到两厘米处,如果自己要帮她取出子弹,那么势必要脱去她的衣服,包括她的文胸。
“我是如此正直的一个人”杨凡自我安慰了一句之后果断拿起来手中的剪刀。
“啪嗒!”一剪刀下去,那文胸的带子应声断裂,可能是女人为了行动方便,所以文胸很紧身,只是这带子一断,那被束缚在里面的大白兔一下子就崩了出来,原本是多么撩人的一幕,只是现在,在那白皙坚挺的白兔下面却有一个血洞在不停往外冒着血。
“你知不知道,这对于我来讲,是一种折磨,作为一个男人,你让我如何才能安安心心地帮你取子弹?”

几分钟之后,杨凡将一颗已经变形的子弹都在了桌子上,然后帮忙包扎了一下伤口,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把女人的伤口处理好。
以杨凡的手法,按道理来讲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能解决掉这件事,但是这一次为什么用了半个小时呢?
应该是为了帮女人更好地处理伤口避免感染吧,杨凡心里想到。
“对,一定是这样的!”杨凡靠在椅子上,心想刚才处理伤口的时候是不是不够仔细,要不要再看一下呢…
足足昏迷了十几个小时,第二天中午,凌枫趁着午间休息,走进卧室准备看一下女人有没有醒。
杨凡刚推开门,就感觉一条手臂朝着自己的咽喉挥了过来。
“啪!”杨凡直接抓住那条手臂往后一拉。
“噗!”女人毫无悬念的往前一倒直接靠在了杨凡的身上。
“我救了你,你不感谢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偷袭我,过分了点吧?”
“你放开我!”女人使劲的想要挣脱,但是杨凡的手就像是钢筋钳子一样死死的捏住,让她动弹不得。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女人挣扎了几次见没有效果,语气软了下来。
“我靠,你好意思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三更半夜打破我家窗户闯进来的,不仅如此你还打翻了我的柜台,以及不少的药水。”杨凡对于女人的问话那是相当的无语,说得好像是自己把她抓来的一样。
“我已经计算过了,窗户玻璃,柜台玻璃,以及被你打翻的药和救你用的药,一共七百六十八块钱,给你抹个零头,算你七百七,赶紧把钱给我之后走人。”杨凡可不想一个中了枪伤的女人待在这里,一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是你救了我?”女人诧异的看着杨凡。
“你以为呢?子弹会自己跑出来吗?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居然会中枪。”
“那你是怎么取的子弹?你…”女人看了看杨凡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你有没有看…”
“我说我是闭着眼睛帮你取得子弹你信吗?”
“鬼才信!”
“那不就好了!”
“放心我喜欢男的,对女人没兴趣。”
“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