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868文学 > 美文同人 > 回档1994

回档1994

唐二九 著

美文同人连载

重生一世,周良发誓,绝对不会让女儿惨死,妻子跳楼的事情发生,他要改邪归正,努力奋斗,肩负起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责任......

主角:   更新:2023-08-07 20: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回档1994》,由网络作家“唐二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一世,周良发誓,绝对不会让女儿惨死,妻子跳楼的事情发生,他要改邪归正,努力奋斗,肩负起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责任......

《回档1994》精彩片段

    第1章1994

    “你醒了?!”

    逼仄的小诊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药水味,非常刺鼻。

    周良坐直在木板床双脚踏在水泥地面,当他看到墙上挂着的挂历,竟然是1994年4月13日,他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就在这时,一名穿着工作服,模样清秀的女人来到他面前,先是吼了他一句,见他半天没有回应,忍不住抬手扇了他一巴掌。

    “姓周的,你早上是怎么答应我的?”

    “你竟然又和张超他们去打了架。你要死能不能死早点,算我求你了。”

    这一巴掌把周良打醒了,所有的记忆铺天盖地袭来。

    周良,二十六岁,小学四年级学历,十七岁到自行车厂当了一名装配工,二十一岁时和同厂的汪小惠好上了,半年后入赘汪家,随后生下一名女婴,取名汪思语,小名童童,今年三岁半。

    眼前这个女人,她就是汪小惠。

    今日驾车前往兴旺集团总部,前去签一笔价值两亿的合同,没想到会在红绿灯路口处被一辆泥罐车违规闯给撞了。

    而现在,所有的记忆竟然重叠在了一名同样叫周良的人。

    穿着白大褂的汪从民,端着一个‘劳动最光荣’的搪瓷水杯,正准备喝一口浓茶,眼见汪小惠突然出手,生怕事态升级,赶紧将汪小惠拉去一旁,安抚道:“小惠,你先冷静,听二叔的话,他被王天虎用酒瓶砸伤了头,可能暂时还没有回过神。你先带他回去,多劝劝他,千万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尽可能让他回头,走正路。”

    汪小惠刚进入自行车厂不久,周良就打起了她的主意,只因她爸妈就她一个女儿,家里的条件相当优越,是个万元户。

    周良绞尽脑汁,精心设计,汪小惠最终落入了他布下的陷阱。

    随后,周良以汪小惠怀上童童为了照顾她的理由,辞去了厂子里的工作,不单和那些闲散人混成一片,甚至不断的编出由头,骗取老丈人的钱。

    老丈人一家早已被他榨干,可他依然没有醒悟,整天游手好闲,打架惹事,甚至四处还欠着外债。

    这就是‘前身’的周良。

    汪从民转身来到周良面前,伸出手晃动着。

    “这是几?”

    “1。”

    “这是几?”

    “4。”

    周良配合的有了回应,凭着汪从民的经验,可以确认他已经没事。

    汪小惠原想推着自行车先行回家,永远不再过问周良的死活,可现在至少不能把他丢在汪从民的诊所。

    她无奈的转过身,来到汪从民的面前,一脸难色。

    “二叔,他今年从年初算上这一次一共在你这里医了有十五次,差不多共欠了你八十块钱的医药费,再过两天,等我发了工资我就还给你。而现在,你能不能先借我二十。”

    “小惠,我和你早上说的事,你一定要跟他说,让他去我朋友那里先干着,以后的时间还长,慢慢来嘛。”

    汪从民返回办公桌掏出钥匙打开锁着的抽屉,从一个铝饭盒中取出两张十块递给了汪小惠。

    周良来到汪小惠面前,喊道:“小,小惠。”

    汪小惠没有理他,转身就推着自行车离开了,周良紧跟其后。

    在路边农户菜贩买了点菜,又去供销社买了七两瘦猪肉,一共花了三块四。

    不久后,一幢老旧的四层小楼出现在眼前,回字形修建,租住在这里有几十户人。

    很多人都看见了汪小惠和周良,但他们都像是看见瘟神似的,没有一个人主动和他们打招呼。

    413房。

    汪小惠拎着菜和肉,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进屋的一瞬间,周良注意到一台熊猫牌黑白电视前,坐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她正津津有味看着电视上的动画片。

    美少女战士。

    童童听见开门声,欢快的跑到周良面前,歪头脑袋说道:“爸爸,你手上是空的呀,你不是说要给童童买果冻,我的果冻呢?”

    周良摸遍衣服口袋也没有找出一毛钱,既然没钱,又怎么去给她买果冻,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明天买好不好?”

    童童一下就明白了,周良每次都说话不算话,气得动画片也不看了,转身蹲坐在门口。

    摊上周良这样死性不改的男人,汪小惠怒火中烧,可当着童童的面她不好发泄,所以,干脆把周良当作透明,自顾的做着晚饭,没过多久,厨房里便弥散着饭菜的香味。

    这时,周良走进卧室。

    不到十平方的卧室堆放着不少东西,两张床便占据了将近一半的空间。

    一张古旧的双人木床,一张单人钢丝床。而在双人木床的左侧靠墙有一个衣柜,但半扇门早已脱落,完好的另半扇门上有一面穿衣镜。

    周良站在镜子前,镜子中的五官模样没有明显变化,如今二十六岁的年纪少了稳重和干练,偏分的发型,黑白条纹的衬衫,牛仔外套和牛仔裤,这样的搭配一看就是紧跟时代潮流,但又显得不伦不类。

    退身坐在钢丝床上,枕头的旁边放着一台爱华随身听,里面装着磁带,他按了一下播放键。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

    巨浪似的音量吓了周良一大跳,赶紧关了。

    “你癫了啊,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吃饭还要请你?”

    汪小惠终于忍不住,发泄了一通。

    小方桌上饭菜香味扑鼻,显然汪小惠不单人长得漂亮,厨艺也相当精湛,但周良注意到她的脸色此刻很阴沉。

    “小惠,童童。”

    汪小惠没有理他。

    童童也没有理他。

    吃过晚饭后,汪小惠熟练的收拾,随后便将已经在怀中睡熟的童童抱回了床上。眼见周良跟进卧室,汪小惠强行的把他拉了出来。

    “姓周的,当初你不怕苦不怕累,做事也很勤快,这也是我看中你的原因,可自从有了童童后,你完全变了一个人。厂子里的工作你说不干就不干,成天和张超那几个狐朋狗友瞎混,好不容易攒的钱被你败得一干二净,你还净编些谎话骗我爸妈的钱,他们都被你掏空了。”

    “你又喜欢打架。结果就是我们向别人赔钱,要么出钱给你医。当初真的是瞎了眼,怎么会跟着你这个满嘴谎话死性不改的烂人。”

    “这样的日子,我累了,过够了......明天一早,我会带着童童暂时先搬去厂里,下午我们去把婚离了。我只要童童,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从今往后,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们母女,老死不相往来!”

    汪小惠把这几年的苦水全部倒了出来,止不住的眼泪顺着脸颊早已打湿了她的衣。

    看着此刻的汪小惠,周良心中很不是滋味,都怪‘前身’的自己把她的心早就伤透了。

    周良鼓起勇气,道:“小惠,我们能不能谈谈?”


:    “谈,有什么好谈的?”

    汪小惠横袖擦拭着眼泪,这一次,必须要下狠心,否则自己和童童就将永远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选择是你逼我做出来的,怪不着我。”

    “看在你是童童爸爸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也不至于到时候会饿死。”

    “二叔有个朋友姓杨,叫杨林,在东山路开了个木料加工坊,他那里缺个杂工,拔拔钉子,抬抬木料,干一天有五块钱,虽然不是每天都有活,但一个月下来最少也能挣一百多。”

    九四年这个年代,取消了粮票,实行敞开式供应,并全面改革,但全国的经济正处于起步阶段,物价消费并不高,工资也很有限。

    汪小惠如今在自行车厂,勤勤恳恳,一个月工资也才一百六。

    钱固然不多,但省吃俭用,完全够一家三口基本生活。只不过,年初汪小惠便提前向厂里提前预支了两个月工资,但最终都被周良骗了去,挥霍一空,如今家徒四壁。

    咚咚咚。

    这时,突然有人敲门,汪小惠脸色顿变,凭着直觉,她猜到站在门外的人肯定是来要账的。

    这扇门不能开,没钱还。

    “汪小惠,不要装听不到,你屋头灯还亮起的,有钱买肉做肉丸子,香味都飘到我屋门口了。发大财了哦。”

    “你要是再不还钱,明天我就去你厂里闹,看是你有脸还是我有脸。”

    是同住四楼的陈大富。

    两个月前,周良同一天先后两次向他借了一共三十八块,但这笔钱被周良请那些狐朋狗友大吃了一顿。

    “小惠,不用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周良打开了门,正要踹门的陈大富一脚落空,当场摔了个狗吃屎。

    “汪小惠,你......”他话音未落,抬头只见是周良,爬起身来讪讪一笑。“周老弟,你还没睡啊。”

    在后街这条街上,周大痞的名声在外,虽然不是好名声,却也有一定的威慑作用。

    周良道:“陈大富,我欠你的钱记得一清二楚,一共三十八块,跟你说明了今天我还不上,但我向你保证,过两天再算上两块钱的利息,一共四十块我会送到你屋里来。现在你可以走了!”

    当初说好三天后还钱,时到现在他连一毛钱都没还。

    姓周的有信誉?

    陈大富心中冷笑,拍了拍身上的灰,借助着酒劲,胆子也大了几分。

    “听说今天你被人开了瓢,差点就死了,原来你也只能在我们这些老实人面前耍横嘛。”

    “有钱吃肉丸子,还不起三十八块钱?”

    “要不这样,我帮你出个点子,你婆娘还有点姿色,干脆今天晚上你带她去扬子江饭店附近转转,要是被那些有钱人看上了,别说三十八,三百八都轻轻松松......”

    周良抡起拳头毫不犹豫便砸了上去。

    只听一声哎哟。

    陈大富当场被周良一拳打趴在地。

    “你晓得我姓周的是个什么人,你不服,就和我干一仗。”就陈大富这种小体格,凭着打架出名的周良,赤手空拳揍他五六个不在话下。“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过两天我会连本带利还你四十,你要是信,就等着。不信的话,还想继续在我家耍浑放屁,别说你一毛钱都得不到,老子还要让你不安生,千万不要怀疑我做不出来!”

    “你你你......”

    纵然在屋头喝了两口酒,壮着胆子来向周良讨要这笔钱,但他心里对周良还是非常的畏惧。没曾想,钱没要讨到,还挨了打,陈大富气得说不出话来。

    真是后悔当初把钱借给了他,否则也不会发生今天这事了。

    周良瞪了他一眼,随后面露调侃。

    “你是想让我带你婆娘马上去扬子江饭店转转?你放心,我有门路,你婆娘老是老了点,三百八肯定挣不到,但一晚上三十八块钱肯定是赚得到的。”

    陈大富指着周良,刚想破口大骂,但害怕又被他打一顿,咬了咬牙,只得悻悻离去。

    他前脚刚走,楼道左侧传来了脚步声。

    周良心领神会,急步走了出来,正是住在二楼的文娟。

    她显然是看到陈大富无功而返,正准备转身下楼。

    周良喊道:“文大姐,你是来找我的?”

    “没有没有。”文娟脚步顿停,转身一笑道:“我是上来透透气,四楼的空气就是新鲜些。周老弟,我明天还要上早班,就不陪你聊了啊。”

    周良道:“文大姐,耽误两分钟,过来聊两句!”

    看着前脚进周良家的陈大富都无功而返,她一个妇道人家又能拿周良怎么办呢。

    不过,她还是心有不甘。

    周良从屋里端了一根凳子拿到了门口。

    文娟没有坐,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瓜子嗑了起来。

    周良坐下身翘着二郎腿,说道:“文大姐,我记得很清楚,三个月前我借了你钱,一共五十一块,当时说月底就还你,没想到一拖就拖到现在,对不起。”

    文娟眼中闪过诧异,愣了一下。

    周良是个什么样的人,文娟心里一清二楚。

    能够从周良嘴里说出对不起三个字,难道是今天的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又或者他今天和人打架脑子被打坏了?

    “哎呀,周老弟,你不说我还把这事忘了。吃不吃瓜子,我口袋里还有。”

    文娟一脸期盼似的看着他,真希望周良下一刻就把钱还给自己。

    她死了老公成了寡妇,还要养一个十岁的儿子,五十一块在她眼里就是一笔巨款。

    如此巨款,又怎么会忘!

    周良谢绝了她的好意,说道:“你前后一共八次,想方设法的想让我把这钱还给你,结果我呢,每一次都找借口没还。再和你挑明,今天你来得也不是时候,我身上暂时还真没钱,一毛钱都没有。不过,这一次我向你保证,我给你算上四块钱的利息,两天后如果我没有还你五十五块钱,我屋头的电视机你直接搬回去。”

    文娟眼中闪光,倚在门口而余光则是看向房间里的电视机。

    熊猫牌黑白电视机,而且已经用了一年多,但至少还有七八成新。正好家里没有电视机,儿子天天吵着要看动画片,但是买一台新的,则要好几百,买不起,太贵了。

    要是他说话算话,这么一算,自己还捡了一个大便宜。

    “我们两家一个住楼上,一个住楼下,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有困难相互帮助那是理所应当的。只不过,你一个大男人都亲口这么说了,我还推三阻四,那不就是不给你面子吗。”

    文娟心中窃喜。

    余光之中,她发现汪小惠的脸色非常不好,可能心里正在后悔,没有及时把周良的嘴给堵住。

    周良道:“文大姐,你今天不来我家,我也要去一趟你家。钱的事,我们双方刚才已经说定了,一定算数。但还有一件事,我得和你聊一聊。”

    文娟又从口袋里抓了几颗瓜子,手上的瓜子壳顺手丢在了旁边的炉子里,但她发现周良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心中预感不妙。“周老弟,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嘛。”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借了你钱的事。”周良说道:“就是因为我迟迟没有把钱还给你,你在背后嚼了些什么舌根,说了我家小惠哪些不好听的,甚至还说童童是野种,一桩一件我都一清二楚。不过,以前的这些破事我就不计较了,但现在跟你挑明,要是往后再让我听到你背后说我家一个字的坏话,我就用菜刀把你舌头割了下酒!”

    文娟脸色一青。

    一个失神,刚刚嗑的瓜子还没有来得及嚼碎,一下卡在了咽喉。

    猛咳了好几下,眼泪都出来了,这才将这颗瓜子吐了出来。

    “文大姐,四楼的新鲜空气我看你也吸得差不多了,我就不跟你聊了。”

    周良把凳子搬回屋里,朝后甩了一句,便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文娟气得跺了跺脚。

    欠债不还,还摆个臭脸耍威,难道认为老娘是个软柿子,当真好欺负!

    刚想嘀咕两句,门突然又开了,在灯光的照射下,正是周良高大伟岸的影子,她转身一口气跑下楼回了家。

    期间,汪小惠一言不发。

    应付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不过,在连续应付陈大富和文娟两人,给她的感觉,今天的周良的确有些不太一样。

    转念一想,还有两三天,也就是下个星期一厂里就会发上个月的工资,年初预支的工资上个月正好还完,而周良刚才答应这么痛快,难道又是在打自己工资的主意?

    要是他继续缠着自己,这笔钱又被他骗了去,到时候和童童怎么生活。

    汪小惠脸色一横,斩钉截铁道:“姓周的,你休想在我身上再骗到一毛钱。明天过后,你是生是死,都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以前的周良毕竟是个混蛋。

    伤她太深,早就在她心中失去了所有的信任,一时之间想要让汪小惠对现在的周良改观,根本不现实。

    “小惠,离不离婚那也是明天的事,现在你还是我的老婆。”周良把凳子放在汪小惠面前,自己坐了上去,说道:“以前的周良死了!你手巧,把剪刀磨一下拿过来,我请你帮我理个发,剪短!”


:    游手好闲,打架斗殴,谎话连篇,还到处欠债。

    别说这样的日子汪小惠受够了,就连如今的周良也很想把当初的周良从身体里揪出来,狠狠毒打一顿。

    但说到底,现在他们记忆完全融合,是一个人。

    改变!

    是对将来命运的改变,更是对家人未来生存的改变。

    以目前这个早已破败的家,谈何容易?

    但周良没有一点的灰心,再怎么说他拥有对未来全面的记忆。

    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话自然不假,但归根结底,就是对眼下进行一次正确的选择。

    而能够改变命运的选择,在周良看来一共有三个选择。

    当兵投军。

    周良二十六,结婚生子,这一条直接淘汰。

    从政。

    曾经的周良虽然拥有一家公司,随后规模壮大,最辉煌的时候单是公司员工就超过了百人。但他在最骄傲的时候,心中反而也有遗憾。

    当初大学毕业后,他费尽心神,用了整整一年准备报考公务人员,但差了两分,连被面试的资格都没有。

    而周良记得很清楚,一九九四年八月十九日,将会首次面向全国公开招考第一批公务人员,名额四百余人。

    前身的周良品行不端,劣迹斑斑,不单是警察局的常客,还是个小学四年级学历,纵然离着报考时间还有几个月足够的时间准备,显然这条路也是行不通的。

    钱权名,是掌握改变命运最终砝码。

    连续两条路都行不通,就只剩最后一条......

    “你真的让我剪?”

    汪小惠磨好了剪刀,但此刻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周良很爱面子,每次理发也会花钱去发廊。

    再说了,就算他嘴甜夸自己手巧,但自己并没给人理过发,是个十足的生手。

    周良一本正色,点头道:“小惠,你帮我把后脑勺的头发剪一剪,前面的我照着小镜子自己来。嗯,剪短。”

    他是不是又发疯了,或者脑子里又在鼓捣什么把戏。

    “真,真剪了啊?”

    “真!”

    汪小惠带着一股报复的念头,猛的下力一剪,直接剪出一个大豁口。

    周良伸出手,感觉了一下豁口处头发的长短。

    “可以再剪短一点。”

    折腾了十分钟。

    周良用手掌感觉后脑勺头发长短,最终他竟然非常的满意。

    这个结果,一时之间让汪小惠非常的不适应,但又看着周良现在的发型前长后短,又觉得非常的滑稽,不过她想笑的冲动一直憋着。

    “小惠,明天还要上班,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转性了?

    以前的周良不会用这么温柔的声音,他根本不会关心自己,因为他原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他只在乎自己。

    肯定是装的。

    汪小惠心中有了决定,千万不能心软,绝对不能再次被他伪装从而迷惑。

    将剪刀丢给了周良,她转身便回了卧室。

    第二天一早。

    汪小惠睁开眼睛率先看向钢丝床,床上的被子,甚至放在枕头上的随身听和自己昨晚睡觉时所看到的没有任何区别。

    她不信。

    探手摸了摸,钢丝床的被子没有一点温度。

    周良一晚没睡,难道昨天晚上又跑出去找他那几个狗友?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但就在这一瞬间,汪小惠面露惊慌。

    昨天刚借了汪从民二十块,花了三块四,还剩下十六块六,难道周良又趁着自己和童童睡着,把钱给偷走,自己去逍遥快活了。

    不过当汪小惠把钱从口袋里掏出来,数了又数,一分不少。

    “妈妈,我好像闻到饭饭香了。”

    汪小惠迅速的帮童童穿上衣服,母女两人走出卧室,只见此刻小方桌上已经熬好了稀饭,还炒了昨天晚上剩下的青菜。

    当汪小惠走出门口,周良背对着自己,正晾晒着自己和童童前天换下的脏衣服,洗得干干净净。

    一时恍惚。

    自从结婚后,这还是第一次他主动洗衣服。

    “姓,姓周的?”

    回头看向汪小惠温柔一笑,周良道:“饭已经做好了,你和童童先吃。我把这两件晾完就来。”

    而在这一瞬间,汪小惠眼前一亮。

    此刻的周良,留着一个短寸头,精神干练,穿着结婚时那套酒红色的西装,浑身上下找不出一点颓废,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

    “你一晚上没睡觉?”

    端着空盆从她身前路过,汪小惠忍不住问道。

    周良顿步,道:“可能是昨天受的那一酒瓶子把我打醒了,睡不着。小惠,快吃饭,一会我给你看个东西。”

    饭桌上,周良姗姗来迟。

    童童目不转睛看向坐在正对面的周良,糯糯道:“你是爸爸吗?”

    周良肯定的点头,伸出手刮了刮她的小鼻梁。

    “那今天童童会不会有果冻?”

    不过是之前的周良随口搪塞她的话,但直到现在,童童还念着。

    周良笑了笑,道:“童童,今天去妈妈厂子里,你只要听话,晚上回来就有果冻。如果爸爸这一次说话不算话,爸爸就是小狗。”

    几口喝下稀饭,周良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汪小惠。

    汪小惠看过后心中一惊。

    周良写的不是保证书,反而是一张详细的欠债单。

    第一个就是汪从军,汪小惠的父亲,周良的老丈人,而在详细列出的欠债单上,也有陈大富和文娟的名字,以及欠债数目。

    周良呼出一口粗气,说道:“我详细的记录了一下,一共欠了一万一千两百八十六块四毛。其中,爸妈家是最多的,算上我们结婚时爸妈花的两千六,一共是九千八百七十五元整。这都算是我个人借的,要还。而针对爸妈家,我制订了一个详细的还钱计划,一共分为三期,一期三个月。也就是,最迟我会在九个月内分三次还清。”

    他前所未有过的一本正色,就连此刻眼神都是那么的干净,没有掺杂一丝的杂质。

    这一刻,汪小惠心中在动摇。

    周良马上道:“不过现在我又要多欠一笔外债,十块。小惠,你昨天在二叔那借了二十,花了三块四还有十六块六,我想向你借十块。但我向你保证,今天晚上你下班回家我就还给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